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最后的先锋

黄沙的诗——醉里挑灯犯贱

 
 
 

日志

 
 
关于我

一个牧人\思想的牧人\城市的奴隶\贴上的邮票\没有回执的青春\永远沉落于旅途中的信"--------王澎,七十年代中期出生于陕西彬县,笔名黄沙、漠北.九十年代初开始发表诗歌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暧窑热炕茶叶水之五----渭北女人  

2007-11-14 13:57:53|  分类: (散文随笔)《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渭北女人--芳芳

                        一些和我无关的女人之一 

  那年我八岁,弟弟四岁.妈妈又一次因为一些锁事一气之下回了娘家,年过七十的爷爷也风寒不起,本来就贫困忙乱的日子一下子又如同乱麻一般一团糟糕!老爸就去喊她回家,到后晌还没回来,我便动员弟弟一起做一次午饭,做我在姑妈家曾吃过的"葱香拌汤"。弟弟烧火,我和面,擀好正要切碎下锅时,前晌下河滩窜亲戚的南场村的人来推他们寄存的自行车,顺便就和在院子里晒暖的爷爷谝几句干传,随行的两个穿着干净的女娃子就站在屋子门口看我们做饭,我有点害羞,就命令弟弟去堵住门,不许她们看.好长一阵,那个大人走的时候也看见了我们,就顺口夸奖了我一句:"芳芳,你看人家还没你高,就会做饭了……"芳芳,是那个个子高一些的女娃子.他们走后,我责训弟弟"让你挡住她们,你咋就弄不成事儿呢?"弟弟说:"我立在门槛上都没她们高,我给她们说了好几遍不准看,可她们就不听我的……"一生气,就不想给我拉风弦了!那顿饭当然做的不乍的了,可爷爷吃了之后却一扫伤病的阴霾!

  芳芳,和我差不多大,一个七十年代中期出生的女人,真正相遇认识她,是在这第一次做饭的后一年,我们彼此告别了自己的小村而来到这个五年制的完全小学上四年级的时候.她在乙班,我在甲班.更准确的说,是那次数学老师合班上课,老师要甲、乙班的"尖子天才"来个"大比拼",我鬼使神差般的乘老师不注意时却和另一个同学溜回了自己的教室,屁股还没放到凳子上就让老师聂着鬓角提到了乙班的讲台上!老师出了一道四位数的除法,第一轮就点我和芳芳,而刚刚还见我挤在坐位上这一扭脸就不见了!被老师这样着,"小神童"当然是败下阵来了,当我看着她被表扬而志高气昂的表情的时候,我坚直就想把已捏成好几段的粉笔全都砸向她!

  六一节快到了,学校开始排练队列和体操表演项目,这"指挥"的角色又非芳芳莫属了!刚来到这个新学校时芳芳就是很冒尖的那种,其他的女孩子还边做作业边用袖子擦拭着如同"过桥米线"一般的鼻涕的时候,她就象天上掉下来的小仙女一样,衣着永远干净而整齐,牙齿始终健康而洁白!

一直到"六一"的前一天,我终于不用再在课间搜肠刮肚的找理由和借口而鼓励同学们朝她乱起哄,我已找到了让她颜面扫地的机会了!我是旗手,当然再没有人比我能更清楚的看得见她的一举一动了,包括她的每一次深呼吸!我刚开始声音不大,就我旁边的几个人能听得见,---"你的门牙上粘着个菜叶".她没理我,我就破着嗓子大声喊"你的门牙上粘着个菜叶子",同学们"轰"的一下炸了锅……芳芳哭了,可我随即就换来了老师狠狠的一脚.芳芳,从此便有了一个她至今也不知道的名子---"韭菜叶儿"!也许就是从这个名子广泛流传开始,我的内心就不再烦她而是喜欢天天看见穿白毛衣的她了!快毕业的那年夏天,我在一本64开的小纸本上用谁也看不懂的书法写了一封长达十几页的"情书"放在贴身的口袋里,还没送出,就被妈妈给洗得连纸也成碎弹弹了!

  初中在镇上,离家十多里地.我家和这渭北高塬一样还是贫寒交加!唯一的一辆破"红旗"是老爸去煤矿用的专车,我便住校,周日来时带上三天的口粮,到周三下午或者周四,同村大一点的孩子再捎来三天的,一周也就只跑一趟.

  那个冬天奇冷,我到周三就已捎回了断炊的口信可到周五还没音讯,两天的功夫已饿得我六神无主,我便请假回家去背馒头,老妈说:"星期三后晌就让你小莉姐给你捎去了都是白面花卷儿你爸都没舍得动个馍渣子."我一听,心里直打"咯噔":就是吗,前天下午从教室外面递进来一个黑色的又大又干净的包包里装的都是白白的花卷儿,那个名子比我多一个字的家伙,就他爷爷一个人在家,脏兮兮的,那能蒸出那么白的馍馍?我囫囵的填充了一下早已空空如也的肚子,就跑回学校.———一脸无辜的他把仅剩的一个半花卷还给我:"是芳芳递给我的,我当时也呐闷"!这个芳芳!我去问她,可她连用正眼都没瞅我一下!真是太可恨了!(俗吧,又是馒头惹的祸,可那时的渭北穷啊,穷得让人发慌!)

  初三上半学期老师安排我和芳芳坐同桌,我在众目睽睽之下强烈反对,老师也大发脾气,就这样安排定了.芳芳,衣服永远还是那么干净,无论什么时候都是那么健康出众,而我,常年总是那一件补丁衣裤,白运动鞋用白粉笔涂抹涂抹白就穿了,身上的虱子还经常爬到衣服外面来!一天,班主任老师喊我到他办公室,给我看一篇日记.我们班主任是教语文的,一直都将学生写日记当成一种必需的课目和养成,每天批阅!"他学习比我好,但不是全班最好,可他作文却是全年级最好的,他热心开朗、乐于助人……就在今天,我请教他一个问题,他却连我理都不理…………"她列举了几个简单的事例,并且说我总是非常热心的和后排的女生怎么怎么!看完之后,老师说:"人要有傲骨,但不能有傲气,你知道吧,这无论什么时候都要分清楚."我也没打理老师那么多,回到教室,不仅依然如故而且还更为放肆,后排的女生怎么啦,她没芳芳个高,没芳芳好看,但她很哥们,100米和200米比男生还快,在运动会上能为班里得分拿奖杯,能和我们男生打篮球、扳手腕……她芳芳能干什么,喊口令早已用不着你了,还是回家喊给爸妈听吧!

  到后一学期,老爸给我买了辆旧车子,我也可以随时随地的回家吃饭了.可我还骑得不是太熟练!

  已是二月天了,渭北的雪还末化尽,北风还是像隆冬一样的撒着野、发着泼!我刚出街口,这北风就一阵阵的往棉衣里钻,我一想,兜里还有一块钱,买三个馍馍算了,就不回去了!掉头,双车道的新柏油马路上,我硬生生的将车子骑到了马路另一面的麦地里,而芳芳就在后面,不远!我摔倒在麦地里的时候她就看着我,我滑稽又木偶般的"表演"之后,我还不好意思的看了她一眼,我以为她会哈哈大笑,可她一点表情也没有!我的腿有点疼,但车子一点事也没有,大吉!

  初中毕业考试前,芳芳突然休学.那个暑期,我才听说,她们一家人外出时出了车祸,她和父母都受了伤,至于伤情我不得而知!我上了这个县城里唯一的那所重点高中,那年春节,我老爸用自行车驮着我上街时,她从街道上往回家走!

  到了上高三时的那年冬天,渭北落了场百年不遇的大雪,道路全封了,到各乡镇的班车也全停了,我就和同村的兆东商量着一起爬坡上塬,当时兆东班里的一个和我们一个塬上的同学也要和我们一起走,路过"彬师",那个同学说还有一个人以前在是曹家店乡中学上学时的同班也一起回塬上,等到那人过来,是芳芳,两三年没见,她个更高了……爬山的路很陡、也很长,我只和兆东讲话!四十多公里的路途中,我急力避免她的目光,刚爬坡时她就问我:"你们学校的校刊我每期都看,你是主编,你写得最有水准!"

我低着头,连她看也没看,"主编不是我,是大漠".

她继续说:"最近几期不是你吗?马上就快成大文人了"!

我不咸为淡的说:"你已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从事的是太阳底下最光辉的职业,我?戳牛沟子、种地的料!"……一路无语!

  自从喜欢上文学这东西之后,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变得越来越自卑!这一路,路滑、雪厚,那碎雪星子和大雪咯嗒一直往人的鞋绑子和裤腿里钻.

  高中毕业后我在西安边上学边打工,后来我当兵到了济南,有一次回家探亲在街道上看见过她,人群中,一眼就能看到她的美!七八年后,我在彬县电视台里去找一个同学,在一份教学获奖者名单中看到过她的名字,就那年,我和几个发小一起喝酒,我们提到了过去时的好多朋友和同学,当他们说到她时,总一口一个"你同桌乍样你同桌乍样……"我急了:"她就是她,和我一点关系也没有……"

  这些年,我也已不再经常回彬县了.

  无论清闲的农村还是烦躁的城市,生活让所有生者都仿佛成了一台专用的机器,每天平静而又平凡的重复着同样的事情去了,十多年来,我连做梦的功能都基本丧失了,可就在前天,在午休的那一瞬,一大群一大群的儿时的玩伴和早些年的朋友都纷纷挤进了我的脑门,她也在其中,而且上文所有的情节都异常的清晰、逼真.醒来,我便写下了这篇短文,也许吧也许!在渭北、上昆仑、进西藏、走陇东、过中原、驻沿海……相遇相逢,这些已远离我现在生活的人们都有了他们各自美好的人生!祝福吧,祝福他们!看似漫长的人生也许就像那从屋檐滴落而下的水滴一样,无论她在半空中时是多么的晶莹,多么的美丽,在落地的那一瞬间,终究都会消失的无影无踪……

                   

                                                                                            2007.8

  评论这张
 
阅读(422)| 评论(3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