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最后的先锋

黄沙的诗——醉里挑灯犯贱

 
 
 

日志

 
 
关于我

一个牧人\思想的牧人\城市的奴隶\贴上的邮票\没有回执的青春\永远沉落于旅途中的信"--------王澎,七十年代中期出生于陕西彬县,笔名黄沙、漠北.九十年代初开始发表诗歌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暧窑·热炕·茶叶水》之二  

2007-11-15 18:19:47|  分类: (散文随笔)《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暧窑·热炕·茶叶水》之二

            渭北女人---玫

  "涝池里长莲藕了".

  玫一眼就紧紧地抓住了那片葱翠嫩绿的莲叶儿,她不想放过这只属于她自己的新发现!她甚至想"噗"地一跃而跳进池水里,就像小军那样的一个"猛子"扎下去,一下子扑到那朵莲叶跟前,一把伸进淤泥里将这莲藕连根带叶的挖出来,然后移栽到自己的小院子里;做个小池子,打水浇灌,自个儿独自欣赏,让这无比漂亮的莲藕独独光为她自己生长,最后再开出一朵更美丽引人的莲花来!

  很快,莲藕又铺开了另外的一片叶子,像小船一样漂浮在水面上,漂浮在这泓黄褐色的脏乱浑浊的池水之上.玫,几乎天天都来,只有她一个人知道,这莲叶儿是怎样从一枚刚出水的小尖尖儿变成了一个绿簸箕继而又长成两个绿筛子的!她从前不常来这里,她怕这些在近旁的大杨树上上下驰骋的大头蚂蚁,她不明白它们觅食为什么还要爬那么高,甚至要爬到那些随风摆荡的树叶子上面,而且,它们还很讨厌的总爱往人的衣服里钻,在这里坐不了多大会儿,就得把衣服脱下来抖抖.更让她讨厌的还有那些藏在池边上的土黄色的蛤蟆,只要人稍有举动,它们就"突的"跳入水中,总是吓人一跳!

  到水里去玩,都是男孩子可以做的事!玫只有坐在这两棵大杨树的根盘成的长凳上远远的看着那两朵莲叶,旁边的大杨树,比大她的三四个孩子合抱都围不住.现在,有这莲叶儿,她便不在象从前一样害怕这里曾埋过死人的鬼话了,莲叶静静地铺陈于水面上,像仙女,像神的宝座,像飞天的圆盘儿……玫想不出再会有什么东西能比这莲叶更好看,更漂亮!她痴迷的望着它,她好象看到那莲叶上躺了一个婴儿,又好象那婴儿随即又变成了莲花仙子,一身粉嫩色的衣裙……阳光在这里并不炙热,轻风让这夏天变得温存!有女人来池边洗衣,也有人牵着牛来饮水,受惊的只有那些水边的玛虬和那些青蛙,谁也不会打扰她瞅她的那棵莲藕!

  有一个多月没下雨了吧!涝池里的水变清了,可这莲藕还是只有那两片叶子,玫,还是静静地坐有树根上看她的莲叶!

  小军他们来玩水了,好些次这玫都在!他们今天得好好玩一场.他们喊她走开,她说:"我不看你们还不行吗?"他们快速的脱了衣服,进到水里,爬着用脚打了会"水花",不过瘾,就有人想站起来打水仗,水浅,一站起来,岸上的人就能看见"小鸡",他们又喊她走,她不!他们就准备用泥水潦她,还是小军知道她,就说:"我给你拔出来你移回家去,就不用天天来看了行不?"

  玫说:"移回去能活吗?"

  "能,能活,今天早上我爸还移了两棵桃树呢?回去了只要好好浇水,就能活!"

  小军他们几个一齐下手,连根带泥的递给了玫.玫让爹用大铁锹在院子的苇子旁挖了个坑栽下,自个儿天天浇水,再不用天天去涝池边了.

  秋天接二连三的下了好几场大雨,大人们说:"好啊,可以饮麻了".为什么要用这个"饮"字呢,好象这麻也象牛马一样会自己喝水?大人们嗑着麻籽,把一困又一困的麻树枝子放进涝池里,又用厚重耐水的柳木板和大石头压住,然后才坐在玫原先坐的那块树根上抽起了烟!

  玫,上学了,莲藕在冬天来临前枯在了苇子旁!

  冬天可以在涝池的冰上滑石子玩,也可以和小军他们玩"斗机".大人们在这孤寂寒冷的天里也无所事是,会摸"花子"的摸"花子",不会的就暧窑热炕谝闲传、抽烟喝茶儿,女人还是有活干,糊鞋绑、拉鞋底,三五个一块儿边说边笑不耽误手中的活路.

  翌年,玫的莲藕又长出来了,那天,小军站在崖背子上喊玫:"涝池里又长出了一棵新莲藕,你还要不要?"

  "我家的也长出来了."玫很惊奇! 

  小军只比玫大一岁.就在那天后晌,小军和那帮娃娃们去王沟沟底的深水里去玩,下了水就再没上得来!

  大人们去捞,五六个人下去都没摸着,就只好挖堤放水,到第二天水才排到底,小军陷在淤泥里,只露了几根头发.

    下来的这个冬天 娃娃们玩冰的也不多了.玫在自家里算算术.玫,一直都是这个村子里长得最好看的女孩子!

  玫中学毕业,给在县城的哥哥照看了一年的孩子后去了西安,再后来就到了北京,现在在中关村有家电脑公司!

  其实玫原本不叫玫,而是"梅".这个"玫"字是一个老师为她起的.去年春节,玫回了老家,涝池早已变为了牛场,原来的那两棵大杨树早些年就先是遭雷击,随后又被风折,到第二年就再也没泛过青来,村上要修去往二队的道路,也就连根也挖了……

  我们顺着这条路走了一阵子,路已将好些原来的老窑庄子一分两半,到坡口,玫问我:"你还写不写文章?"我没回答.玫望着坡下那错落有致的房屋和那些早已废弃的窑洞,淡淡地说:"过去多好啊!"

  过去好吗?我问我自己,我们早已被时间这个怪物阻挡在了今天这个小圈子里了,而今天又将很快的将我们远送至明天、后天,我们无法回来,那怕这时间只是一道泥巴做的破墙、是一条用粉笔画的印痕,而我们又如何逾越?即便我们努力了,而我们得到的一切都必然是些无用的徒劳!

  玫站在那里,她身后全是残破的矮墙和废弃的窑洞,而她的气质却超越了这里的一切和全部!

  涝池里长莲藕!玫,我喊她"姑",只比我大一岁的渭北女人! 

                     

                                                             2007、10         

  评论这张
 
阅读(283)| 评论(3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