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最后的先锋

黄沙的诗——醉里挑灯犯贱

 
 
 

日志

 
 
关于我

一个牧人\思想的牧人\城市的奴隶\贴上的邮票\没有回执的青春\永远沉落于旅途中的信"--------王澎,七十年代中期出生于陕西彬县,笔名黄沙、漠北.九十年代初开始发表诗歌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欲望小屋  

2007-06-24 17:26:02|  分类: (散文随笔)《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欲望小屋

                              黄  沙

  车流的噪声将城市变得比地狱更加残酷;纷杂的吵闹又将梦的天堂碾得支离破碎;唯有的那一时的静寂却时时被驴叫般的工具车惊吓得如同上了刑场;站在鸟笼里的阳台上大声抗议和指责吧,你不仅完全的吵醒了那还在不安的神情中的邻居,而且还会让更负正义感的人指责说:“你连救护车都嫌弃?你绝对不仁道!”还是忍一忍吧,你看“神龟”多潇洒!

          走了那么远

          我们去寻找一盏灯

          你说

          它在窗帘的后面

          被纯白的墙壁围绕

          从黄昏牵来的野花

          将变成另一种颜色

 

          走了那么远

          我们去寻找一盏灯

          你说

          它在小站上

          注视着周围的荒草

          让列车静静的驶过

          带走温和的记忆

                 ……

   像顾城那样去寻找一片诗意的宁静?是的,就是幻想一片宁静,那怕如同死狗一样在床铺上爬上个十天八夜,懒猪一般的自得其乐!能吗?如果找到,那我也许便失去了生长的原素,丢失了生存的资本,城市啊!我已成为了你的奴隶!留下吧,只有这欲望的长廊和这依然“充实”的浓烈的忧伤以及这无法排解的愤怒!

  寻找!希望又会寄托于何方呢?是赫拉克利特的破庙,是亚里士多德的森林木桩,还是伊壁鸠鲁的花园?

  夫契克是在牢房中完成他的巨著的;柳永永远不可能成为宋王朝的“中流砥柱”,这丝毫没有影响他的诗词“水井皆吟”的才华!可他的办公地点却在妓院里!蒲松龄至死也梦想自己能在皇帝赐封的“官邸”里光宗耀祖,可没想到淄博的小土路口竟然成了他完成《聊斋》的第一地点!中国历史最可笑的一页是由一个叫朱重八还是叫朱十二的臭叫化子箸写的,他原本只能在一个叫作“皇觉寺”的地方靠施主的施舍生存,可没想到他一下子把自己的办公室搬到了“应天城”,继而又使子孙后代迁居“北京”!

   应该象谁,又该学谁?

   我谁也学不来!

   在泾河河谷的小城中上中学时,我租住的小屋只有一张小单人床外加40公分的一小绺木板那么宽,长度也就是2米左右,平时复习功课和写作就在只有20公分宽的木板上了。小是小了点,可一个月就10元钱的租金还是可以挤兑着承受,而最关键的就是我有了自己的小天地!就在这样的小天地里,我从屋檐上移植了许多苔藓进来,它们长得十分的粗壮结实,一群群小蜗牛也异常的羡慕我的世界,纷纷拖着她们那可爱的小壳,搬家过来凑热闹!让我至今依然留恋和思怀的还是大漠和晨溪他们的到来,虽然让这屋子变得更小了,但我们却在相互朗颂和聆听自己新作的同时,还可以彼此分享那仅有的一丁点的稿费换来的更直接的物质实惠!一瓶饮料或啤酒,一包瓜子或咸菜,或许还有半支烟……邻班或邻级的女孩又让我们萌动的心变能更加的起伏不定、澎湃汹涌……

  想念这个小屋啊,可我近二十年了却没回去看看,看看那原本就已上了年纪却又像亲人一样对待人的房东老人!

  真正的大学不属于我,严格的日常养成和校纪让我变成了一块乌黑而沧桑的废铁,让我在一次又一次的“自杀”中只增强了一点卑微生命的韧性和强度,却让我的思想变得呆板僵化如同那些无用的队列动作!只有后来的自学考试,我去地方大学交毕业论文的那一刻,我的心才好象回到了蓝天!可这时我已形同老人一般迟钝和迟钝!

  在济南市里的部队机关的门岗旁边,我短暂的拥有了一间单人的小宿舍(房间),这里唯一有深刻印象的就是一个要好的战友的死亡而引发我连同对自己的失望的嚎啕大哭!1998年,我想去更为专业的学校而报考了“军艺”,从看到招生简章到打电话找人问情况以及我个人准备,历时四个多月。我起了个大早,可赶到集上时已是人散街空了。这“委托培养”性质的招生方式让师以下单位连知道都不知道,更何况我这里只是个团级编制的小单位!……我无奈的离开了那间小屋,去了基层连队,而且尽是崇山峻岭!猎奇和不恭顺的性格让我在五、六年间变换了十几个工作地点和环境!

  十多年了,初恋的圣洁女孩已成了他人的妻子,而我却依旧惦记和珍藏甚至企图延续和升级那份原本的纯真,随着一次又一次的寻求问讯,换来的只是一个已拥幸福入怀的女人怯生生的回避和嘲笑,否定又否定的否定了从前曾经的爱情!这也许就是单纯的军人们的普遍遭遇!

  后来,我到了许昌,我居于一个六十平米左右的小鸟笼的最底层,这样的位置让我每天比别的居民多掏两毛钱的电费但还算得上避静!没有熟人,没有朋友,没有工作,我买来了“诺贝尔奖”获得者的全部作家的伟大作品,我有时也会竭斯底里的把音箱开到最大,我读着,写着,可整整一年,我写得第一部长篇我自己读了都觉得连姚雪垠、路遥和陈忠实的"孙子"上小学时写的作文都不如,撕碎烧掉……我如同摇滚乐手一样将头撞向墙壁,撞向用以防盗的门和窗!……失望和失败中,我去了四川一趟。回来,刚认识的女朋友看到我穿着一双已破烂的纸皮鞋,我们结婚了!

  我无法将自己摆在名人谱上,也无法和更伟大的智者们相提并论!我,只能还去寻找另一个小屋,不管它是纸糊的,是泥做的还是木头钉成的,那怕什么屏障和遮蔽都没有,只是个木桩,一个能托放我的书本和纸笔,能承载我的欲望和灵魂的石块也行!

   

 

 

                                         黄沙

                                         2007-6-24

  评论这张
 
阅读(498)| 评论(6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