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最后的先锋

黄沙的诗——醉里挑灯犯贱

 
 
 

日志

 
 
关于我

一个牧人\思想的牧人\城市的奴隶\贴上的邮票\没有回执的青春\永远沉落于旅途中的信"--------王澎,七十年代中期出生于陕西彬县,笔名黄沙、漠北.九十年代初开始发表诗歌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关于父亲(王澎诗歌)  

2008-11-28 08:39:13|  分类: 诗集《面具》(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关于父亲(王澎诗歌)

 

父亲王正民,多么普通的普通人

和所有乡下老人一样,让他来

除非你有  他完全不可推卸的理由

他的背驼了,头发也已脱光了

山里的小煤窑,早在关闭之前

他就已结束了当工人挣钱的生涯

他口口声声地说“老了”

可他还是弯腰走向农田

背起柴火,给后院挤着争食的猪仔

多添了几把纯料

 

我才知道,他愈来愈驼的腰

并非只是因为那次意外的“矿伤”

很可能,还与他另外的一些嗜好和习惯有关

 

那年,他在医院里躺了六个月后

才是堂哥私下里给我挂的电话

我从山东回来时,他在我面前

下床挪了一小步

之后的八个月里,他在听筒的那边总说:

“好了,好了,已经好了”

其实他一直还是生活在床上的

 

翌年冬天,我再次休假

他象孩子一样比划:

——冒顶的大块煤把人“双折一叠”,

头抵着小腿,就啥也不知道了!

医生司空见惯、也不无遗憾:

——这人,以后就没了劳动能力

我看着他眼睛里突然闪烁出的东西

——这是好事,至少,你就不能,没活找活

 

和堂哥一起,去找过几回矿上的领导以及县里

只是深觉,很多东西比那里挖出的煤还黑

小煤窑主,只给他报了医药费

他却笑呵呵地说

——能把命从那黑窟窿里拉出来,我就很感激他们了

这时,他不再吃药

扶着墙,自己能上厕所

 

这事已过去了六年

 

去年,四川的弟弟、上海的妹妹和已生活在河南的我

都回到家

前所未有的团圆让他侃侃而谈

没想到,他对四川、上海和我们曾呆过的所有地方

竞然比我们自己都熟识的多的多

母亲便诡秘的告诉说

——一没事,他就弯腰低头的在屋里看弯弯曲曲的图

顺着母亲的目光拉开抽屉

里面,全是我们仨人用过的地理图册

转头,墙上,也张贴和挂满了地图

——平时回家,我们乍就是没有发现

这个也就只有高小文化的老人

 

春节过完了,我们一个个的走

他一个个的送

后来,母亲在电话里无意地说:

——你们回来,我们高兴的不得了;

你们走了,揪几十天的心!

 

五月的那场地震

老屋坍塌了一半

可最先打电话问安的却是老人王正民

 

——其实母亲早就告诫过我们

无论如何都不敢,对自己的父亲直呼其名

 

他,不抽烟,滴酒不沾

一生将都弯腰于田间

弯腰于对子女的牵挂和思念

 

 

                                                        2008-11-28

 

  评论这张
 
阅读(196)| 评论(4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