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最后的先锋

黄沙的诗——醉里挑灯犯贱

 
 
 

日志

 
 
关于我

一个牧人\思想的牧人\城市的奴隶\贴上的邮票\没有回执的青春\永远沉落于旅途中的信"--------王澎,七十年代中期出生于陕西彬县,笔名黄沙、漠北.九十年代初开始发表诗歌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长篇小说《土匪》八  

2008-04-05 08:46:53|  分类: 长篇小说<土匪>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长篇小说《土匪》八

     一年四季的风都刮在了塬上,而河川里却常年安怡温润,生长在这里的女人们个个都被滋润得异常的嫩白勾人!郭老大的女人就是河川安家寨的,这女人出奇的乖美,肌肤就象侍郎河里冲刷了几万年的河卵石一样的光滑细腻,脸面的好看是这里好几辈子人都不多见,随便是谁见了都会唏吁不已!为此郭老大元明总是坐卧不安、心绪不宁、余悸重重,“穷家安有奢华之器”也就是这个道理!

     据传言说这女人以前还和土匪有所勾当,但无从考究,懂常理的人都不大愿意妄加评说。再说了,安家寨后倚北山、川深路细、地形窄掐、原本就是人迹不至的穷窝窝。虽然远些年,就已成了出名的土匪窝子,这三县官府先前因其远而危害不大就无人治管,后来竟匪患成灾,却又是相互推诿。曾有一年,也设专办,相互协约,共裁此事,可又终因无钱无两而废弃!也许正是因此匪祸,凡是来自于河川安家寨的女人都被蒙上了一层层的神密,安彩彩这女人没能下嫁大户而来郭家,也就颇多说词。一种就法是郭老伯到白吉镇赶会,头天抢了人的土匪头子张三正好带着安彩彩这婆娘在客栈里耍得正欢的时候,碰见了寻仇的义门武举人,在客栈里火拼一场之后,张三夺命而逃之时恰巧被郭老伯的挑猪担子给挡了下来,成败也就在那两步之遥,义门武举人得胜而为打谢就将这女人送给了郭老伯。就这个传闻都有不下十种版本,绘声绘色,连同这“武举灭匪”流传得如同一部《说岳全传》般精彩!另一种说法是安彩彩被土匪们糟踏了之后,跳进了侍郎河,顺水冲到了赶会回家的郭老伯的眼线里,好心的郭老伯将这女人背回了自己家。最为让农家人所不齿的一种说法说安彩彩在家时一直和安家寨北的土匪们私通鬼混,家里和宗族丢不起这人又不敢得罪寨北土匪,就托了白吉人的媒,不要财礼,把这婊子人象打发瘟神一般送给了郭老伯……不管怎么着,郭老伯心里最清楚最透彻,在给郭老大元明成亲的那时候,他把胸部挺得比脖子还高,在戏班拉开桌椅长唱的间隙,满面春风、散发红光的道了开来:“彩彩是我托白吉塬上的亲戚,娃他姨姥正经八拜说的媳妇……”说着就拉过来元明的姨姥和姨姥爷。

     那时太车人还都没见过安彩彩,可到第二天,只要是瞅见过的人,不管是老是少、是男是女都惊叹得身子长出了碗豆大的花子、头上结出了旺盛的玉米缨子!穷得连树皮都啃的郭家竟然给“冬瓜头”元明娶到了比“胡凤莲”还要好看上百倍的媳妇子,真是破了天荒了!传言可能就是从这开始的吧,太车人见在结婚的那一天安家寨只来了安彩彩的老父亲和一个年纪还小的弟弟,在郭老伯成天往北塬白吉跑的那一镇子白吉塬又的确发生过一次“灭匪”事件,而这些传闻也就自然而然的产生,被人接受并常挂口嘴之上就是理所应当的了。事实上,在安彩彩这个“绝世佳人”一来郭家之后,郭家一向脏烂不堪、“前襟棉花掉了后襟塞”的日子是一去不返!

     郭家元明这人并不是那种“三脚踢不出个响屁”的木头,干活,好手,脑袋也好使,年长,时时为其它几个小兄弟着想。早在元明还没娶下媳妇的时候,元明就和郭老汉着磨着,先把老王家在滩头上的那十几亩地租下来,给他大郭老汉说的时候,郭老汉只说了一句“等你把媳妇娶了再说”就搁在了一边。这回安彩彩也娶到了家,该他干事的时候到了!

    新婚的第四黑,郭元明就把他大和几个兄弟叫到一块儿:“明儿叫咱大就去找老王家,那滩头上的地,我给人老王家早先当工时都种过几荐子了,从年始我也都踱了不知几十踱,人老王家前年就说往外租,我给人赵家裕子这两年种那十亩地也不算多重的付,元白也就等这事一说好,和我一并把这裕子的工给辞了,工钱我自个儿也都算过了,把家里这几年余攒下来的再添上,就能买头牛,咱的日子就比过去的好过。”

    郭老汉知道这元明的雄心:“老王家我还是能吃准的,说了就能成,只是租子的事还不一定能压下去多少,也该是你娃子们干事的时候了。”……话说着又吞吞吐吐的瞅了瞅元白,“元仁不知道这些年乍个向,那些铜钱还要给元白再说个媳妇,我和你妈也算把心思都了了,……”

    元白怔了一下:“我哥刚娶,我等等也没啥,……”

    元明虎眼一睁:“啥租子能压下去多少?小妮的事咱还没纠没理呢,几个铜钱就能打发人?我早就瞄准了他子这滩头的地了,他老王家不给也得给,租子收得高了我还不给他?”

        郭老汉一听这话,嘴张了半天,“那时不是你和人家说和的事,现在要重提……还是让妮子安下吧。”

      “那时我就是给现在留着的,我就要看看他王家是个啥嘴脸!”然后才扭头对元白说:“现在先把这事说定,日子一好,元白你娃的事也就不在话下了,”郭老汉想元明是铁了心要办成所想的事,但没想到的是当年小妮殇了的事元明能这样算计! 

    郭老汉趄了趄身子说:“我好要快去见你妈了……也要去寻你小妮妹子……”。

     “大,你说这弄所哩吗?我知道你身子骨一直不好,可这事不赶紧些,咱啥时才能活出个人样来?”元明一见他大掉泪,说开这话就有些不奈烦。

     “我现在想的是尽快把老二的事给办了,自己也好走得安宁!”郭老汉拭了一下泪花子说。

    “你要是还不下这决心,地让别人租走了我看你还给元白到阿达说媳妇子?就这家当,这家当……元白,你说,是先弄事还是先给你问媳子?”

    “都……得……租……租地吧,我的事,我知道你都操着心哩……”元白更了解元明,只要在这一两年内能娶上媳妇,他做什么都行。

    郭老汉也不再说啥了。也不想再说啥了,元明所想的和所要做的是他连想都不敢想的,他在元明说事间就看出了这架势,也知道挽不过元明,就着磨着天明了让谁去说和这事,自个儿要是和人老王家直说这地租的事,毕竟的些不便!这也许是自己能办的唯一一件也是最后一件大事了!

    好些事务元明他都一一盘算过,也明白他大的心思一直是想往好处走。不想得罪人,可他想不通为啥还想阻拦?他王家为啥就过得那么好、日子那么滋润,而我常年不少出力下夫,却就还这么穷困,你王家还不是巧取暗抉的,这一回我要是不占你的便宜我还等啥时景?回屋,也没和安彩彩说什么话,一夜只是翻来覆去,全无新婚的欢喜!

 

  评论这张
 
阅读(45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