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最后的先锋

黄沙的诗——醉里挑灯犯贱

 
 
 

日志

 
 
关于我

一个牧人\思想的牧人\城市的奴隶\贴上的邮票\没有回执的青春\永远沉落于旅途中的信"--------王澎,七十年代中期出生于陕西彬县,笔名黄沙、漠北.九十年代初开始发表诗歌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从虚荣谈起(王澎杂文)  

2008-07-19 12:37:02|  分类: 哲学思考和杂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虚荣谈起(王澎杂文)

                                               文~漠北黄沙

    苏格拉底曾嘲笑第奥根尼的老师、自己的学生安提斯泰尼说:“我从你衣服的破洞里就能看到你的虚荣心。”这让我这个无知的人想了很久,我压根就不相信苏格拉底会说这句话!也许读过《希腊哲学史》的人都知道,苏格拉底本人是从未书写过任何著作的,他的所有信息都是来自弟子们和后人的记述,而对苏格拉底记述最完整也最完美的就是柏拉图!据很多史料记载,安提斯泰尼在苏格拉底死去之前,还同这位小自己二十多岁的师弟柏拉图以及其它众多的贵族师兄弟一样,都没有显示出什么背离“苏门”的行径,只是可能因为老师苏格拉底的死才到后来分道扬镖!柏拉图是个非常“自我”的人,他更想在老师苏格拉底死亡后来作“夫子”,以传苏格拉底的哲学“衣钵”,可那儿能料想到一向老实乖顺的大师兄安提斯泰尼却摇身一变,自己教起徒弟了,以至到柏拉图自己还未能真正扬名之前,安提斯泰尼和他所教授的弟子第奥根尼的“犬儒学”就已名满天下了!这时的柏拉图会怎样做呢?只好借老师苏格拉底“未卜先知”的功力而撰写了这句话!

    什么才是“虚荣心”呢,那就得从“虚荣”谈起!

    其实,当我认识这两个字的时候,就无与仑比的讨厌它,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和阅历的增长对于它的厌恶更是疯长、膨胀!这两个字绝对是一种伪造和一个误造!

    “虚荣”,应指的是什么呢,虚幻和虚无的荣华、虚假的荣耀、表面上的光彩、不着实际的向往?我出生地在避远的农村,没有接受过什么良好的学前教育,启蒙也只是从小学开始的,那时的乡村教师们还是“一手在腰背捉虱子搔痒痒、一手拿着书或粉笔”来讲课授教的。他们时时念叨着“天天向上,不要虚荣……要把书念好、考第一……”。那我们每回都考个第一又能怎么样呢,成长中,我们的一个个“理想”和“愿望”实现了又能怎么着,那就是得到了“真荣耀”得到了“真荣华”?

     在日常生活中,我们常常又将这两个字馈赠给了女人,认为她们爱打扮、爱新衣裳、喜欢讲排场、易产生羡慕之心,攀比心太胜……这都是“虚荣”的表现!而我们男人呢?成就名声、地位,赢得金钱、获取荣耀……这都是真正的成功?歌德曾这样说过:“永恒的女性,领导我们走。”毕达哥拉斯也这样说:“女性天然得近于虔诚”。这都是对女性现实的一面的真正讴歌和赞许!应该和这些智者们一样的去看待一些我们常常“不屑于看”事物!在这里,其实女人们所做的才是真正的“荣华”,她们才是这个空间里的真正的最现实、最实在的哲学大师!她们深知“死”是不可避免的,青春又转眼即逝,人生更多的还是虚无的守候与等待,她们本能地为了保持“红颜皓齿”而提前做出预防和修补,展示出的永远都是最为亮丽的那一面!我不敢想像女人们也都同男人一样只爱“真荣华”的时候世界会变成何等模样!

     “赤条条“的生命之始,一了百了的生命终结。什么才是真荣华,什么才是虚幻的荣华?于其象男人们那样理性的永生期待和追求一种与真实生活相违的、无聊和辛苦的“名声威望”,倒还真不如多陪自己喜欢的女人去逛逛商场、多买几件漂亮衣服,举手就能成功的美为什么就失去了真正的意义呢?

     西方一些政权“轮流”的国家里,坐上“总统”宝座的每一个人谁曾敢不可一世的叫板-----“谁能与我仑比!”而我们生存的群落中则会经常碰到一些连“品级”都没有的官员们总是一幅咄咄逼人的态势------“你还敢和我——顶?”------职业只是我们在生活的剧本中所扮演的一种角色,而你就永远的只能去充当一种角色?其实人生的戏剧片永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短暂和单调!一个“无用的角色”的风头往往会盖过“主角”,即便是看客,他们也都有自己的喜好和主张。我们常常遇到,原本的弱者最后却成为了主宰!

一个人在没有取得所谓的“成就”之前,我们以什么来为其定位呢?

哲学家斯宾诺莎靠磨镜片贫困了一生;诗人布莱克毕生是以雕版技艺糊口的手工业者;作家汤普生大半辈子都是在作帮工,诗稿和作品大都写在旧帐簿和包装纸上;《鲁滨逊飘流记》的作者笛福从政经商一生无所成,整个一个乞丐!孟浩然,一生未能进入仕途;蒲松龄在“秀才”的“学位”上呆了一辈子,借以生活的职业角色是“私孰先生”。他们一生从事的“职业”的卑微却丝毫不能掩饰他们“事业”上的成就,可是他们的“事业”真正的对他们的现实生活就有了“质”的改变吗?不用说,哲学家、诗人、学者、作家等等这些名头中,没一个是“真实的荣耀和荣华”,最多也只是一种“安慰剂”。它那能像女人们的“睫毛膏、涂脸油和首饰那样实惠!可这种“安慰剂”却都成了男人、特别是“文化人”最为纯洁的荣耀,使得更多的人有着无尽的想象与思念!

      西方语言中好象并没有“人生”这个词,它们把这个词直观的说是“人的存在”或者“人的生命”。我想人的一生最重要的也就只是“存在”。如果能用一群人的文明来代表人类某个时期的发展的话,古希腊无疑是人类的童年,他们率真、无邪,喜欢什么就拿起什么、找到新“玩具”就立刻会扔掉旧“乐子”!当他们因无知而恐惧时,他们选择了“神话”;当他们因孤独而迷茫时,他们爱上了哲学;当他们富足而无聊时,他们就千方百计的去寻找一种能让他们陶醉的享受——肉体的强者让他们感受充实,而运动则会成就这一事实;搏杀更让他们感到愉快,角斗士的生命于是只成了一抹欢笑!而在此过程中,我们能看到什么才是“真荣耀”和“真荣华”呢?青春期的空白、无限的暇想、各种快感之后的失望以及失落中的狂妄,人类别无选择的把这一时期送给了中国的大唐,那是多么的令人激情澎湃、多么的让人浮想连翩的美好景象呀!可他们用什么来让自己“真荣华”、做到“永恒”?

     《红与黑》中的于连因为“虚荣”而将枪口对准了一直真爱和帮助着自己的“市长夫人”。在他扣响扳击的那一刻,他自己也提到了惩罚!法国作家莫泊桑也为我们奉献了更多精彩的“爱慕虚荣”的男人和女人们!在《儒林外史》中,“婊子家掌柜的乌龟”王义安戴了“方巾”和两位故人吃饭,结果让两个“油衣污袖”的秀才看到,不由分说就是一顿臭打,打得这个“拉皮条”的在地上“盍头如捣蒜,只能摸出三两七钱碎银子送给两位相公做好看钱”。只识得两、三个字的“标准弱智”牛浦偷得了“打油诗人”牛布衣的诗稿后果真还以“牛布衣”的名号“入官讲学”、“得妻安生”一辈子!也许那个时代的“虚荣”就会给人带来真正的实惠,所以“虚荣”就成了时尚!拉皮条的穿戴上了“只有相公达官”才能穿戴的“方巾”、弱智偷人诗稿、有志青年向“旧相好”开枪……那“虚荣”的背后又是什么呢?“虚荣”更像一种“流行色”,当世人崇尚某种“颜色”时,那么这种“颜色”就成了真实的追求、成为了“流行”!当明代的“阉官”能把持“朝政”时,后世的大清国就有李莲英等人“自阉”而入宫;当卖国能求得荣华和富贵时,汪精卫就能做“主席”;当“孔方兄”成为一切一切的“测量器”和“标准”时,数以千计的良家妇女就会“脱衣献媚”、成百上万的“公仆”就敢鱼肉贪天;当“仕”能使人“脱贫发家”时,那“毫毛小吏”的职位也会让世人趋之若鹜!那么这时,太监、贼子、婊子、有钱人、当权者就一起坐在餐桌上、成了真荣耀了!我们常常只认为一个“个体”只是代表“个人”,可这“荣耀”和“荣华”却都来自于群体的趋向!有时,一个社会会专门制造一些“时尚”和“风气”,目的就是要让某种“荣耀”和“荣华”成为自己和世人自我标榜的依据,可他万万没想到,这种“荣耀”和“荣华”却只会让世人真实的人生变成“蛆虫满面”的行尸走肉……

     悲观的叔本华认为人类只是一瞬,他无力找到永恒!而科学也将要证明宇宙的存在也只是一瞬,那永恒究竟是什么呢?人的生命只是宇宙的附属品,逻辑感官又只是人的附属品,谁的眼光更长远,那谁就比叔本华还要悲观!但如果你只盯着当下,那你的人生又肯定只是一个失望的开始和延续!

     也许,人一生更多的我们看似重要的东西往往并不重要,而我们常常忽视的却是生命之中的“重”!虚无也好;虚空也好,女性也罢;男人也罢,只要我们不停滞的思考,我们的人生就会有意义而不会“虚荣”!其实生命原本都是一样的,只是我们许多人,探索“真理”和“永恒”的敏锐的目光时不时的因为卑微以及“角逐名利”的烦躁、过分的羡慕或嫉妒他人而使本身暗淡以致一生无光失彩、无所事成!

      如果说苏格拉底真的能看破人世间的滚滚红尘的话,他只能从“衣服的破洞中”看到一个人的“虚伪”而并非什么“虚荣心”,能说“虚荣心”的只有柏拉图的嫉妒之心!我的确不想再看到“虚荣”这个词了,更不想再让这个词来描述一个人的生存态度!谁用,谁都会玷污自己的聪明与智慧!

                                   

                                                                                                                         黄沙作品

                                                                                                                        08。07。15

  评论这张
 
阅读(312)| 评论(6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