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最后的先锋

黄沙的诗——醉里挑灯犯贱

 
 
 

日志

 
 
关于我

一个牧人\思想的牧人\城市的奴隶\贴上的邮票\没有回执的青春\永远沉落于旅途中的信"--------王澎,七十年代中期出生于陕西彬县,笔名黄沙、漠北.九十年代初开始发表诗歌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引用 【孤雪读诗笔记】生命之轻  

2008-09-04 12:25:28|  分类: 鼓励与批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引用

孤雪【孤雪读诗笔记】生命之轻

 

生命之轻

               ——读王澎诗歌《脆弱的石头和诗人》

写下这个题目的同时,我的心情也是非常沉重。海子走了,余地走了,梧同树(笔名)也走了.......正像王澎老师在《脆弱的石头和诗人》这首诗歌的前言中所写的那样:“无数个经受不了生活压力的“诗人”和“从艺人”纷纷让人生“谢幕”,……可这都和现实的生存无关。想“变轻”的是一种心灵、一个人生!路很长,梦与伤同样多;路变短,梦与伤就象死亡一样永远的轻盈了……也真不知道是要为活着的人欢呼还是要哀悼。”那么多的诗人走了,悲痛之余,也曾暗自庆幸,幸亏我不是诗人,幸亏我还活着,还可以用简单的笔墨来纪录内心的喜怒哀乐。

前些日子偶然的机会读到老师这首诗歌,心情猛地一沉,便有有了一种说不出的冲动。这种冲动来源于心灵深处的最最隐秘之处,如果不是这首诗歌的强大震撼,它是不会暴发出来的,这样说并非是妖言惑众,或者哗众取宠,而是字字句句都出于肺腑之言。题外话:由于近日工作和其它事物极其繁忙,导致这种冲动一直未能如愿倾诉,拖至今日,甚感内疚。不安之心时常让我深夜不眠,今日终将心中郁结一并吐出,算是作为自我安慰。

对于生命的认识,每个人有每个人的认知,或长或短,或重或轻。王澎老师的诗歌以熟练纯熟的技法一语切入主题:“火烧水击(激),宣判你成为碎末和泥土/你不会以原本的形态永恒储存”。这让我想起很多无法回解的问题,首先:一个人的生命该有谁来宣判?存在或者灭亡。其次:一个人的生存或者死亡的状态是依据什么来界定呢?再次:一个人的原本形态是什么?所谓的永恒又该怎样去界定?以及一个人的生命(生或死)该用什么来存储?等等诸如此众多深刻的问题,我想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出圆满的解答。或许它的定义和答案根本不存在,或许是我们的父母给予我们的生命(当然,我是个无神论者,唯物主义。理所当然地抛弃了上帝神说。),可是死亡又是由谁来赋予的呢?是自己,是自然或是其它什么,我无已言说。对于石头和诗人这个命题,我不能不说王澎老师的智慧过人,用石头的脆弱来衬托诗人生命之轻,真是绝顶奇妙。

“有人倚剑朝向天空/馈赠死亡一片血红/有人死于一片血红/馈赠给倚剑者一片天空”。天空、倚剑者、馈赠、死亡、鲜血,这似乎是相互维持的过程。在我个人看来,这并非是思想之外的虚构的部分,它正剧烈地发生着,是对生命的吞咽,有着强大的急剧力量的过程,是有血有肉的,活生生的吞咽。而我们的诗人们正是在这种血淋淋的过程之中挣扎着,呐喊着,痛不欲生。悲愤之后,不得不去自己收拾自己的尸体,焚烧、炼狱、祈求能够重生……。

王澎老师的这首诗歌,每一节,没一句,都让我疼痛不已。生命的底线到底在哪里?“遗忘和死亡的弱点”到底又是什么?“永生都在遗忘里止痛和欢愉”可真的有永生吗?“语言与教导,转石与支柱”都是无用之物,时光是刹不住的车子,生死也无用,也不可让时光停止不前。活着的人安于被模糊、混淆,安于给自己画年轮,画一圈丢一圈,安于不断地接受,不断地被拒绝。我们习惯于被钟表入侵,习惯于自己为自己设下崩溃的时间,习惯于自己逼迫自己到攀爬的尴尬境地,真可谓作茧自缚。

当我们看到了大片大片的死亡之后,我们是否能够清醒地看到死亡背后的猛虎、或是充满血腥味的雨水的姿态,我们是否还有逃离的本能或取胜的法宝。从另一个角度来讲,一个人如果连死亡都不惧怕,那还怕什么呢?生真的就比死亡更可怕吗?没有人可以无视生命中矛盾和脆弱的一面,但是,那些也曾在我脑海里闪现过无数次的对生命遗弃的念头,终究会被我以坚韧的决绝的态度所遗弃,我终要用大写的牧歌与大写的牧歌决裂。

最后,在此我非常感谢王澎老师和王澎老师的这首诗歌,所给予我的启发和感悟使我终身难忘。

 

                                          孤雪 于2008.09.03 凌晨

 

附:脆弱的石头和诗人

——作者:王澎

-----无数个经受不了生活压力的“诗人”和“从艺人”纷纷让人生“谢幕”,我的老朋友——作家大漠,也给我打来电话,“——生命变轻了”!其实要是提到这死亡,他已不是第一次,从军路上的那种压抑、去南方的那种茫然、写成《白土人》之后的那种释放………可这都和现实的生存无关。想“变轻”的是一种心灵、一个人生!路很长,梦与伤同样多;路变短,梦与伤就象死亡一样永远的轻盈了……也真不知道是要为活着的人欢呼还是要哀悼。当然,我并非鼓励“死亡”,只是生命象飞舞的蝴蝶、滑翔的鸟羽,更象一种气质的状态!写下这些独白的语言、聆听那些声音——

 

火烧水击(激),宣判你成为碎末和泥土

你不会以原本的形态永恒储存

 

有人倚剑朝向天空

馈赠死亡一片血红

有人死于一片血红

馈赠给倚剑者一片天空

 

悲愤的收尸者收到了自已的躯体

光阴的灰烬自焚了光阴本身

 

火烧水击,宣判你成为碎末和泥土

那就进来吧,成为我的骨骼

支撑比你更为脆弱的肉体

 

冰冷的温度抚摸洁白的墙壁

丑陋的光伸入心房

无用的语言和教导

砖石与支柱

 

你说:无论什么,都会有弱点

可这些年,你找到了遗忘和死亡的弱点了吗

永生都在遗忘里止痛和欢愉

死亡,就这样满足了一切失望

 

灵魂怀孕的哀伤爆出叹息的花蕾

一夜间绽放的满地雪白

火烧水击,你已无法再次经历多余

黎明临近,这正是人生谢幕的最好时机

                                                               

                                                                               王澎于08年8月

 

  评论这张
 
阅读(170)| 评论(2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