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最后的先锋

黄沙的诗——醉里挑灯犯贱

 
 
 

日志

 
 
关于我

一个牧人\思想的牧人\城市的奴隶\贴上的邮票\没有回执的青春\永远沉落于旅途中的信"--------王澎,七十年代中期出生于陕西彬县,笔名黄沙、漠北.九十年代初开始发表诗歌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中国先锋派诗歌二十年概论之四  

2009-03-05 14:51:37|  分类: 文艺、诗歌理论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先锋派诗歌的全面失败(王澎作品)

        上世纪九十年代初,能和这个时代进行沟通并达到一种与时代共融同汇状态的先锋诗人曾出不穷,这一时期的特点就如同多条河流共同的终点——入海口那样混浊而多样,中国先锋诗歌到达一个前所未及的高度,老的先锋诗人做为老师、先驱而受到众人的称颂,新的先锋诗人也都获得了各自应得的荣耀!许多诗人刚刚自印的诗集在市场上就出现了“盗版”,知名诗人的作品更是一时“洛阳纸贵”!然而,九十年代中后期,中国人的“娱乐”超级繁荣,文化层面也发生了天翻地覆的改变,诗歌读者数量锐减,曾经竟相争读的安徽的《诗歌报》彻底停刊,四川的《星星》尽管也数次对其版面和内容做出了改进和调整,但依然“半死不活”、“苟涎残喘”,中国作协主办的〈诗刊〉在满目恐惧、一片茫然中依靠着那些“皮肤松驰、眼睑低垂的老年人”来勉强支撑“自尊”,石河子的《绿风》、东北的《鸭绿江》以及一些诗人们自办的诗歌报刊,影响力非常有限、微乎其微,“名家约稿”而来的东西就好吗?读者从不“买账”!
         这一风云突变,就只是三、两年的事情!我们下来就看看中国先锋派的失败的原因:
        第一、寄生性的弱点是中国先锋诗歌落败的根本原因。
中国先锋诗歌的寄生性就在于它的母体是“变态扭曲”的!他诞生于一个非常特殊的时代——因社会政治方面的种失衡与道德文化的扭曲而产生的一变革过程中。中国当代文学本身也经历多层变化,从建国时的“复苏文学”(1949——1955)开始、历经“英雄主义文学”(1955——1965)、“专制样板文学”(1966——1975)、“伤痕文学”(1976——1981)、“反思文学”(1981——1985)、“复兴文学”(1986——1993)直到后来的“多元文学”!其中,先锋派就出生于“反思”与“复兴”的过程中,它在要求与时代并进的过程里强调“文化自由”和“政治宽松”、主张“人性”和“个性”张扬、表现完全自我,曾引起了全社会的关注和共鸣,但当“改革”的推进、这种“失衡”变成一种“平衡”之后,——母体的消失,“寄生体系”也就完成了它的使命从而步入了完全的“死亡”!中国先锋派诗歌终于理所当然地从“举足若重”变成“无病呻吟”和多余,迈出了历史的视线!
        时代性决定物质的价值性,特殊时代给了先锋派特殊的机遇,也给了先锋艺术特殊的价值,归于平静的先锋诗歌的历史成就是无法抹去的!
       当然,中国先锋派的没落还可以在先锋诗人本身(诗母体)那里找到相应的因素和痕迹!那就是先锋派诗人自身诗意的没落与钝化。这也就构成其第二个失败的原因。
       在一九九九年和二零零零年,《诗刊》杂志社联合多家诗歌类期刊社推出了“年度最佳”活动,风风火火出版上万册,也许就可以算是中国诗歌最后的“辉煌”吧!
        在两个“年度最佳”的诗册中,我们还能找到许多“先锋诗人”的踪迹!像陈先发、柏桦、伊沙、王家新、徐江、于坚、翟永明、西川、等等!但风头早已被雷抒雁、叶延滨、孙静轩、食指(郭路生)、梁小斌、王尔碑、傅天琳、木斧、老刀、韩作荣、张洪波、荣荣等人盖过,他们的作品事实上的确已不如这里许多老诗人那样用生命的历程而书写出的作品那样“耐读、耐品”!入选2000年度最佳的翟永明的一首《军装秀》,水平真是太过稚嫩了,文笔也更是有失“先锋诗人”之尊荣!柏桦的《道理》也依然沉浸于过去的自言自语当中;“是某些隔离的事物/像数学和酒彼此沉默不语。”还能看到“先锋派”气质的就只有天下王家新一人的《第四十二个夏天》,“蝉鸣仍然在不懈地/丈量一棵老榆树的高度……夏天即将过去/它的力量留在一首膨胀的诗里/整个夏天我都在倾听/……现在,我走入蟋蟀的歌声中/你仰望星空——伟大的星空,是你使我理解了/一只小小苍蝇的痛苦。……
        西川的诗作时时被一些媒体和期刊转载,但读来“已只剩清水,却无酒之醇香”,无法同过去——和海子并肩时的那种气节!当然,就如同鲁迅所说的:“当革命胜利时,真正革命的号手却哨无声息”!

          第三、后来的诗人在生长时代中的文化层面的不同而使诗歌自然断裂。
         先锋派诗人大多是出生于上世纪60年代,他们的经历和对时代的认识有着更为特殊的成份!幼年时的“精神大跃进”而物质上却极其匮乏、少年又在“文化大革命”成为“陪葬品”、直到青年时,才压抑释放,他们尝到的大都是一种命运的错乱和与时代共息的伟大的政治感情。当他们激情退却时继承使命的应是70年代的出生者,可这个时代的人又面对怎样的时代境遇呢?规规矩矩的学校教育、沉重的父辈期望、狭隘的自我理想、严厉、变态外加反复无常的应试改革,他们为了成为“好孩子”、“有用之材”而接受着一次又一次“无厘头”的国家试验!这群人,大多都是满脸阴云的“老黄牛”式的老好人,个性事尽失、中庸无能;名扬天下的并非“大智者”而是“丧父阿斗”!
        先锋派诗歌传承于此,欣赏者多于书写者。70后大多惊叹于先锋派赞歌的许多新奇的特色、迷幻于先锋诗人的语言和思想,注视更多的则是先锋派诗人老师的人生行迹与主张,等到自己“大胆放歌”时,时代馈赠给他们的尽是一片迷茫和“失却个性”的哀叹,许多诗人只能默默地承受那“尘世之深”!80后的诗人在成长中,诗歌书面媒体已全面失守并溃败,平民化的网络成为平台,展示作用和交流性的形式让他们失去了很多自我改进和向深层发展的机会,自由成长在“多元时代”,真正先锋派的诗歌创作对于他们来说已是非常遥远的梦境了!
        回望先锋派诗歌走过的这二十年,我们只能领略到那一个个前逝的影子、那些别样的气质,也许正是这种气质才使得后来者和后起的流派与呼唤自我精神的诗人们汲取了更多的养料和能量,诗歌——孤独中最为纯洁的一支百合花!

                       

                                                                                                                       黄沙于2008.11——2009.3

  评论这张
 
阅读(361)| 评论(4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