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最后的先锋

黄沙的诗——醉里挑灯犯贱

 
 
 

日志

 
 
关于我

一个牧人\思想的牧人\城市的奴隶\贴上的邮票\没有回执的青春\永远沉落于旅途中的信"--------王澎,七十年代中期出生于陕西彬县,笔名黄沙、漠北.九十年代初开始发表诗歌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宗教(王澎诗歌)  

2009-05-30 08:13:55|  分类: 诗歌《隐匿的指纹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宗教(王澎诗歌)

需要崇拜的事物

离我们并不遥远

未赶麦黄,父亲就开始

他的宗教

 

磨刀之前,必须饮饱那块

早已生在院子里的石头

“喂饱、喝好……”

他竟然用上了那么拟人的词汇

 

更多的赞美诗唱在了午后

瓦片高高在上,闪烁着银光

阴影中的虔诚

普及到每一个细小的动作和器物

 

父亲、一盆清水

所有的钝刀

那块已饱餐的石头

以及静躺在石头身旁的

几枝去年的麦秸

 

也许,这就是唱诗班的全部

——乐器与成员

 

哦!最为高涨的激情

原来在左手的拇指上

轻轻地,触及刀刃、感触锋芒

或者,用耳朵也能测出

右手里的那个器物的锐利程度

要不,更直接的嗅一嗅

这指和刃上的沐汤

那异常浑浊的刀与石的泪水中

父亲一定嗅到了

这种器物

在一地麦黄时的呼唤

 

那时,他的脸

多么抽象

 

谷神、食神、土地之神

 

这些最为平常的动作

至今想起,贵为宗教

也许只是一个父亲

怕那更多的刀刃

伤及儿女与神灵

伤及缺医少药的孤独乡村

 

也许,这还只是

一部宗教的前奏

 

也许吧也许

等到我

再次回头

那去年的麦秸

已碎成一堆  麦状的颗粒

宗教

                                                             

                                                                 2009-5-30

  评论这张
 
阅读(204)| 评论(5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