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最后的先锋

黄沙的诗——醉里挑灯犯贱

 
 
 

日志

 
 
关于我

一个牧人\思想的牧人\城市的奴隶\贴上的邮票\没有回执的青春\永远沉落于旅途中的信"--------王澎,七十年代中期出生于陕西彬县,笔名黄沙、漠北.九十年代初开始发表诗歌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访谈)走进第一写手的世界——访2009年诗歌年冠军:黄沙  

2010-01-26 10:52:17|  分类: 鼓励与批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采访人:流云世界

时间:2010125

 

流云世界:首先,祝贺你荣获2009网易第一写手冠军。请简单介绍你的获奖作品。

黄沙:感谢。感谢“第一写手”活动、感谢流云及各位评委为网络文化的发展所做的一切。默然是一种品德,更是一种境界。有许多为了理想而默然追求、为了自我认可的事业而默然奉献的人,更值得我们尊重。无论默然的等待、还是默然的探索,在当下都难能可贵!

《永恒之诗意象》是一件一气呵成的作品,好与不好,我不能主观评判。

该诗歌展现的主题还是人生行程中的人文叹息和生命与永恒的矛盾化思考。本来这一题材的作品应该采取一种直接的哲理化叙述的方式,至少传统的写法是这个样子,但我却让哲理与情感以及冲突直接隐于诗歌的意象之后,想让读到她的人不仅感受我的思考,还能有自己的更深思索与体会。其中每一分首(除结尾的两句)中都存在着自我认识的矛盾与辩驳。我是一个悲观主义者,我写作的目是让自己能够代言商品时代之下的人文叹息!

 

流云世界:一部分网络诗人不屑于传统诗人,而一部分传统诗人也不屑于网络诗人,怎么样来看待这一问题?

黄沙:呵呵,网络诗人与传统诗人其实是同一指向,为什么要区分得这么清楚呢?这其实只是一种认不清或根本就不懂传媒内容的人的偏见和谬论。

可能是这样的,传统诗人就是立足纸媒而注重社会体制之下的编制单位公文宣传与推销形式的写作者,他们大多从事着与文化有关或与权力有关的职业性、行政性工作,衣食无忧,甚至富甲一方;划归于网络诗人范畴的可能是因为人们认为他们将大量的精力过多地投放于网络而渐渐失去或者说不注重现实纸媒的作用力,从而表面化的做此区分。

我从没有仔细地去考虑过这样的问题,但有个很有趣的问题就是在传统传媒中取得了相当成绩与成就的人,本人大多都不太会玩电脑,即使会,汉字输入能力普遍非常差,许多“60”前的作家连博客都不会用,各大网站所推出的“名博”百分之九十以上的都是网站拿来他们的文章自己上传管理。传统媒体为什么要大量采用这些人的作品,这也是一种惯例与必然,于之对应,传统媒体是他们的根,是他们的“誉之父母”,他们能不为之叫好而轻视这无利之“网事”?

我们有许多朋友不是也常年在纸媒上发表作品吗,水滴石穿!

在现实世界中谈诗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特别是找不对对象的时候。传统诗人讲诗的年代已成回忆,我相信自己能与“传统诗人作家”成为朋友知己、网络同仁也会将我当成朋友知己。所有的网络诗人要比我这个“陋人”更出色!

 

        流云世界:有人说:诗人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你如何看?

黄沙:(**)。这就不是诗人,也成不了诗人!

上世纪80年代末,有人曾提出写作时要达到一种“思维的混乱”,特别指出写诗时一定要达到。但这重点是指写作时不要过多考虑布局、思想深度与修辞的正确性,要打破原有的思维方式,在创作时制造一种“有序的混乱”才能更好的让读者产生阅读的兴趣、更深层的感染读者的心灵,这同俄国人托马舍夫斯基认为的“只有经历陌生化过程才能成为文学作品的成分”是异曲同工的。

如果诗人自己都不知自己要抒发怎样的情感那还叫诗歌?日有所想,夜有所思。我们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会做梦,但只要你的大脑在有意识的活动的时候,你必定要做梦,至于梦到什么、能梦到什么,那就只有你自己知道了。灵感也一样,源于思考和探索,你不知她什么时候会来,但只要你思考,它就会来,而且还会带着你期盼的结果而来。

 

流云世界:诗歌写什么怎么写谁更重要?

黄沙:都很重要,诗歌是一个全方位的艺术,虽然看似每个中国人天生都可做诗,但做到真正意义上的诗人却很难。

过去的流派之分也为诗歌的发展起到了不可估量的作用,在评论家们对于流派的区分和划分的过程中以及诗人对自己和自身作品的归类过程中更能充分的说明这一点。

“写什么”、“怎样写”,是一个含有社会性因素的话题,对于一个埋头创作的人来讲,将诗歌主题引向人性本身、指入“物性”领域,才能找到“共鸣”、才能迈进永恒,毕竟,人性与“物性”最真实的那部分才是这个世界最需要的和最能存留的。

心灵辽阔、思维独特、思想厚重、情感丰盈,这是诗人的基础。手法新颖、角度别具、语言得当、意象传神、意味隽永,这样的诗作就应是好诗了吧!  

 

流云世界:诗与哲学、心理学、音乐、绘画、雕刻等紧密相联,在你的个人创作中,你是如何来连接这些关系的?

黄沙:人怎样在生命的强度上实现完整性的“自我”存在,先锋主义曾强烈呼唤自我化、自由化、个性化、人文化的实现,这种思想与呼唤推动了时代的发展也得到了整个时代的“共鸣”,但随着本身的一种“丑态母体”的死亡而寄生的“诗客体”也就必然而然地走向了死亡。社会的进步使人多面化,使人性分裂化——为什么会这样呢?商业化程度越高,人的自然性、真实的自我存在部分就会被挤进“暗室”;诗化记忆与诗化理想无从释放,人成为一种机器,人类的“神性”思考变成了真空,现实主义与虚无主义成了生活处世的两极,功利思想和成功学取代道德规范,人生最大的“噱头”成了“成王”而非“乐民”……

现实生活中,大多数时候我常选择沉默,依照周围人的看法,我也应是一个有心理疾病的人——我最怕这个时代生病,病人你来我往,我却只能孤独的自言自语!

我曾在给一位诗人写的诗评中这样提到:在当下有这么几个人群找不到自己的价值“取向”和社会“去向”,第一类就是哲学家和诗人群落,第二类是历史研究者、民俗传播者与语言类研究人员。这些人如果得不到第三方的资助,他们的生存都已成问题,他们的成果水平也自然受到影响。潜心于自己乐于相守的课题研究,与时代民众的具体喜好之间的关系并不大,这些人的乐于付出的动力与时代的“成功概念”背离,从而让他们变成了稀缺资源,有时近乎若有若无,可他们绝对不会如同街头“磨剪刀”的那样绝迹!

美术、雕塑与你提到的这些都是人对于美与艺术的智慧展现与表达,哲学离人最近、最贴近的内容之一就是如何找到“自我”与世界;诗歌所要表达的是心灵情感,画作和雕塑则是我们将生活之美、记忆之美、梦幻之美变成一种固态意象的永恒展现。

就拿诗歌的表现力来说,个性与共性是矛盾体,我早年曾提出一个“第三方诗歌”的概念,其意大概是这样的:生活中的“你”“我”都是自我个性的代表,但只要能达到“既是你我的感受,也是大家的一种情绪”这便就拥有了“共性”,这个“大家”我们就可认为是第三方的“他”。

共性有了,但若要达到“共鸣”就需要一些“技术功能”和“机会因素”了,技术功能我们可以自我完善,机会就不只是个人问题了。

 

        流云世界:我个人也是一名诗歌爱好者,有一些问题想向你请教。有评论家说,在现代诗歌创作中,用典是一种毛病,真是如此吗?

黄沙:在一个自我的极度膨胀、恶性扩张、盲目追求和表现个性的年代,“用典”当然会被认为是一种“毛病”。

我在用,许多朋友也在用,很多的大家也曾用,只有用得恰如其分、恰到好处这又有何不可呢?

当然,不是所有理论都是正确的,并且现在正确的不一定在将来也正确,人类是活在不断的探索与修正的过程中的,唯一可信的只有方法和积极的态度!所以,我们不要盲目的听信所有的理论指导,外国的也好、中国的也好,都不要太过崇拜。

 

流云世界:文艺与道德之间的矛盾,始终是讨论的一个焦点,依你个人来看,它们之间应该是怎么样的关系?

黄沙:这个问题是个永恒性的课题,人类上千年的讨论都还不断地有人再一次的提出,我无法给出一个能够接近标准的答案。

道德只是人们在生活中自觉地形成的一种没有强制约束力的规范总和,文艺(文化)是我们在自身发展过程中所取得的精神和物质文明的集成。两者有相互交叉的部分,但只要是美,那就成了共有的,无所谓矛盾,矛盾的只是个人的认知!

 

流云世界:请问诗人与作品、与读者之间的距离应该如何把握?

黄沙:这个话题我前面已经谈过了,诗人最好自己为自己设定一个目标、锁定一个方向、确定一类题材,尽毕生去努力。

诗人与作品、与读者之间三者是一元化的,想让所有人读懂你的作品那是不现实的,诗歌是写给特定方的,有同种心灵感受和心灵经历的人,“难懂”的东西第一眼就已明白,即使没有这种心灵的默契而具有一定的理解力的读者对于“晦涩”这个词的认识也只是暂时的,上世纪30年代至50年代被认为是艾略特与庞德的年代,他们的诗曾是“晦涩”的代名词,但只要读者们真正阅读过〈圣经〉、西方神话与但丁以及希腊时代作品并对他们的身世生活了解的话,也不难理解那些“晦涩”部分。

如果一个诗作者专门为一部分而写作的话,那部分人就没有阅读与理解上的障碍。儿歌性质的诗我想成人都能明白!

 

流云世界:很多人都认为,诗歌不是当代文坛的主流创作形式。现在的年轻人更倾向于通俗的、快餐式的阅读,如青春小说、时尚杂志之类,读诗的人似乎越来越少,那么在当今社会的文化氛围中,您认为诗歌的生存和发展会走向何方?

黄沙:谁是主流,谁能成为主流?“主流”这个指向是没有任何意义的词语,最多只能称之为“热点”或“卖点”,今天一大早“萝卜”卖得好,到了上午卖“萝卜”的就成了“主流”。在有些城市“红灯区”最爱欢迎也来银子最快,说不定另一个城市就会立马效仿!

只盯眼前是一件可怕的事。

人生是一个学习和吐纳的过程,但书又是读不尽的,每部存在的书籍中都有可能有你我求知的思想和知识,多读书是好事,可不要成为“书蛀”和“传气桶”,找到了自己需要的,并将这些“食物”化成自己的“血液”,读书的目的也就已达到了。

创作恰恰就是一种给予,但创作只是少数人的事情,能迈步“永恒”大门的更是少数中的少数。我只是一个渴望并守候永恒的人,我还没有资格和能力回答你最后的这个问题。我们都是在学习。这就是我的一点认识!

 

     流云世界:网络上不断有相关的诗歌活动开展,你认为这样的活动对于诗歌的社会效应有多大促进作用?

黄沙:只要我们认为有益的、并能够去做的事,我们就去做,效应不是我们能够控制的。

至少中国还没有一个人获得过“诺贝尔文学奖”,那中国文人就因此而失去让自己和中国文化活下去的信心了?“诺贝尔奖”说是全球性的,而中国人从没有获得过就因此而说明它没有这样的“世界效应”?在最开始我就感谢过了,网络活动比传统活动更有现实意义,因为,至少它是无功利的、无私的奉献行为!

我们所有的活动只要使参预者的创作水平有提高这就已达到了它应达到的“效果”,取得了理所应得的“效应”。

感谢、祝福流云,感谢、祝福“网易第一写手”的评选活动。

 

获奖作品欣赏:

永恒之诗意象

 

 当你和我消失在那帷幕之后

这世界呀还将延续很久很久

它并不理会我们的到来、别离

就像大海对潮汐裹挟的石头

                  ——题记(欧玛尔·哈亚姆)

 

           第一首  

 

成熟的季节我能做什么

飘落的枯黄之下

埋藏着多少腐败的人生

秋天,你划过眉头、划过枝叶

划过瓦蓝的高空、划向遥远

遗留下  突然衰老的爱恋和

万物

 

把这秋天比喻成最简洁的人生

缺少了鹰隼的目光

我就只剩一只耗子的三寸锐利

紧盯食物而不再掂量更沉重的忧伤

 

落叶覆盖万物的躯体

就让我

准确无误的化成一句诗语而死亡

永远没有意义的指向

那个永恒的意象

 

 

         第二首 

 

再也没有比这更为干净的阳光

你还企图以窗帘阻挡她

用诗语梳理她

 

她噔噔噔地爬上高处

那个用沉默敲门的眼神

比手指更响亮

 

一切河水、一切岩石

都属于这女人

全部世界都要寄往她处

她是你挣不脱的天使

不幸的芬芳

 

无法拒绝、无法回避

她将在你永恒之诗中显现

爱是肉体的伤口

美与丑陋现在是同名词

竟然,比不上玉米与稻谷

闪烁金黄与白玉

忘怀世界糟糕透顶的实质

 

 

               第三首

 

把这苍白的泪水捧在手掌上

好像乳白的石头的碎片,虹光闪亮

放进太阳看不见的心里”――

这是波德莱尔的《月之愁》

 

我能用多少赎金让你放弃

责任

我给你多少佣金

才能让你不看钟表

忘记时光

 

勇气的毒药,打开了再见之门

别离,成了色彩斑斓的果实

 

 

      第四首 

 

黑夜的顿号

将人与人分开

将彼此相近的人分开

将你与邻居分开

谁与你最近,谁还能分得

一个谓语或一个助词的角色

你沉重而轻盈地担负起

这最为随意的转折和停顿

你以墨迹,独立行走

你博大而孤单的徒留于白纸

守候更深层的遐想

 

他(黑夜)拿了件斗蓬

旁观者、窥视者?

他为你而唱悲歌

你却将最后的一件内衣

交在他的手中

变成哑语,丰富内心

 

所有人总会这样认为:

又一个清晨会如处女一样

在阵阵心跳中

赤裸地等候 那黑色

将光亮的白瓷打碎

变成无数声音的碎片,割开

你昨夜涂满玫瑰的画布

体验死亡、察看你在生命暂时退下时

勃动的生机

 

请让我为第一片阳光命名

我会以你的名义

给这些生命以最深的烙印

让你纷飞或沉落于

来来往往

 

      第五首 

 

死囚在牢狱中获得自由

猫头鹰最清楚

黎明意味着什么

 

爱与悲痛的海浪

将这肉体

卷至百般绝望的深渊

曾经的贫困

倒使生命闪烁出耀眼的光

 

那时,风从秋天的蔚蓝

变成初冬的灰白,如果

对爱虔诚,那灵魂则是

一袭黑衣的燕子

在大理石质地的温暖中

敲响游弋的春天 

一切爱

老了,便不再需要馈赠

眼神、香水与快感

 

 

第六首  

 

槐籽落地

秋天死去

 

 

附高凡老师点评:

             诗与生命的轻与沉重          

                             作者:高凡

     黄沙被“网易第一写手”评为2009年冠军诗人,是实至名归。这个自称“最后先锋的诗人”,苦苦坚持着他的姿态和探求,在09年,没有辜负诗歌爱好者的期望,无论是诗歌创作、诗歌评论,还是在<<中国先锋诗人网>>的建设上,都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真正优秀的诗歌作品,是我们走进诗人精神世界的通道。

    下面我就黄沙的获奖作品<<永恒之诗意象>>,谈谈自己的感悟。

    引用 欧玛尔·哈亚姆(波斯诗人  1048-1122  ?)的诗句做题记,黄沙为全诗找到了突破口——矛盾和无奈,可见与不可见,永恒与短暂……这些大家熟悉的(黄沙身上独特的人文气息),带着轻轻哲学意味的诗句,将我们吸引进他的精神世界。

    真实的黄沙总是纠结在自信与怀疑之中,有时还不能自拔。那是因为追求诗与生命的永恒情结折磨着他--这个看似刚强,有时却非常脆弱的灵魂。他这组诗的第一首,基调也是如此:

    成熟的季节我能做什么/飘落的枯黄之下/埋藏着多少腐败的人生/秋天,你划过眉头、划过枝叶/划过瓦蓝的高空、划向遥远/遗留下  突然衰老的爱恋和/万物   

     对内心世界深刻无奈的淡淡的描绘,领起了全诗:

    把这秋天比喻成最简洁的人生/缺少了鹰隼的目光/我就只剩一只耗子的三寸锐利/紧盯食物而不再掂量更沉重的忧伤 

    这是诗人现实的生存状态。他既是写自己的抱负和不能实现前的卑微,也真实地代言了许许多多执着于诗性生活追求的“鹰隼”,在现实中又不得不象“紧盯食物”的“耗子”。如果说痛苦是因为我们选择了错误的话,那么,一个天赋较高、具有诗人气质和文人情怀的他,选择为诗而活着是错误的?

    杯具!

    这是时代的悲哀!诗人通过低调的演绎,发出了沉闷的呐喊!

    我们如果基本准确地理解了这样的精神实质,那么就为理解以后看似晦涩的表达扫清了障碍。

    接下来第二首和第三首,作者表面在写女人和性,其实不然。在我眼里,黄沙还是在与缪斯接近、对话,状态几乎有点偏执。

    黄沙的诗诠释孤独,是特色之一:黑夜的顿号/将人与人分开    这么一个新奇的意象,把我们领进一个孤独的诗的守望者的激动的情怀。

    黄沙的诗常以探究生命和人生为主题。第五首,他將全诗的抒情推向高潮。

    死囚在牢狱中获得自由/猫头鹰最清楚/黎明意味着什么

    爱与悲痛的海浪//将这肉体/卷至百般绝望的深渊/曾经的贫困/倒使生命闪烁出耀眼的光

    是啊!一个生活在纸醉金迷中的人,何以使生命因为诗歌而“闪烁出耀眼的光”!但是,诗人就只配与贫困、无人认可为伍?这个世界是不是不再需要艺术王冠上这颗最明亮高贵的宝石,而只需要娱乐至死?如果是这样,那好,让毁灭来得快些吧,省得这些最优秀的人需要忍受更多的煎熬!

    一切爱/老了,便不再需要馈赠/眼神、香水与快感

    整首诗,我只有读到这里百思不得其解。黄沙告诉我--“我已没有力气写下去了”。

    当一个人为了爱、为了爱着的诗、到了没有力气的时候,一切似乎都没有意义了……

    任何存在都将成为化石而永恒。黄沙在“没有力气”的情形下,没有忘掉完整全诗的创作。一句民谚:槐籽落地/秋天死去   结束全篇,令人扼腕沉痛之余,对诗歌、对诗人、对自己的人生有了更多的思考。

    <<永恒之诗意象>>这首诗黄沙刚写好的时候我曾粗看了一遍,在评论栏里提了个问题就走了。事隔很久我都没有印象。“网易第一写手”09年10月初,我作为评委为这篇作品打了唯一的满分,因为惊叹作者的思考和艺术表现力,又不知是谁写的(<<浪际天涯>>的评选规则),我就从一湄圈主的<<兰诗社>>,一直找到春水梨花圈主的<<心旅天空>>。作者原来却是我们<<中国先锋诗人网>>的圈主。这个笑话是我平时好酒记忆力极差的后果。当时因黄沙和西泠弋人两位一唱一和的言论,打消了我写这篇评论的冲动。

    我写东西全凭一时冲动。与其等“第一写手”的发起者流云世界来给我布置作业,我还不如早点下手。

    诗评仅仅代表个人看法,不当之处请读者谅解。

    黄沙,他的真名叫王澎。请大家记住这个苦吟诗人!

        (原创)走进第一写手的世界——访2009年诗歌年冠军:黄沙 - 流云世界 - 流云世界(原创)走进第一写手的世界——访2009年诗歌年冠军:黄沙 - 流云世界 - 流云世界(原创)走进第一写手的世界——访2009年诗歌年冠军:黄沙 - 流云世界 - 流云世界

 

 

  评论这张
 
阅读(342)| 评论(2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