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最后的先锋

黄沙的诗——醉里挑灯犯贱

 
 
 

日志

 
 
关于我

一个牧人\思想的牧人\城市的奴隶\贴上的邮票\没有回执的青春\永远沉落于旅途中的信"--------王澎,七十年代中期出生于陕西彬县,笔名黄沙、漠北.九十年代初开始发表诗歌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引用 一颗灵魂之探幽(诗评)  

2010-01-28 09:55:16|  分类: 鼓励与批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引用                                                           《一颗灵魂之探幽》

 文 /  风儿

 在高凡的日志里读到黄沙的这组诗和高凡的评论。感觉读到了一组美的摄人心魂的诗语还有叫人流连又流连的诗评,让我不得不正视这篇值得回味再回味的诗篇。

通过题记里欧玛尔·哈亚姆的这几句诗“当你和我消失在那帷幕之后/这世界呀还将延续很久很久/它并不理会我们的到来、别离/就像大海对潮汐裹挟的石头”我读到了诗作者心中的一份恬淡、一份无奈、还有深深的眷恋和不舍。

诗人选择了“变迁、女人、性、孤独、人生、化石”等一系列的意象作为诗题,并通过时而优雅、缓慢、时而悲愤让人泣血的诗句对“自然、社会、人性、人生、”一层层地进行剥离,同时通过这组意象对“永恒”这一主题层层深入地探索和讴歌。并在诗语的铺展中体现了诗人自然我与社会我的矛盾的纠结和缠绕,也正是这些内心中的矛盾再现让一组美丽深刻诗意丰盈思想厚重的语言一句句跃入眼帘,深入心底。

这几组意象是作者的精心选择,这些是万物生灵的结构,这是生命里不可或却的元素,这是人生的归纳。而诗语则是诗人通过灵魂探幽呕心沥血的果实。

“变迁”,万物都会历经变迁,一句问语紧紧地抓住了读者的心,然后通过淡淡的笔调“秋天,你划过眉头、划过枝叶/划过瓦蓝的高空、划向遥远/遗留下  突然衰老的爱恋和/万物”给人留下淡淡的忧伤,以及深层次的对人生幽幽的眷恋和思考,而这一句“埋藏着多少腐败的人生”直扣主题,直指人生的思考,写出了作者悲愤的心理;“缺少了鹰隼的目光/我就只剩一只耗子的三寸锐利/紧盯食物而不再掂量更沉重的忧伤”这几句犀利的笔锋读后却让人感觉有着锥心的痛,为了那深深的思索和无奈。“落叶覆盖万物的躯体/就让我/准确无误的化成一句诗语而死亡/永远没有意义的指向/那个永恒的意象”而将诗人内心深处的无奈推向了顶峰。

 

“女人和性”,让我读到了一种至高无上的赞美,同时也让我读到了一种不幸的芬芳,它让你无法拒绝无法回避,它是永恒的美,它是丑陋的化身,它是“不比玉米和稻谷可以闪烁黄金和白玉但可以忘怀世界的糟糕头顶的实质和源泉”!作为一个女性,读到此,心很痛,为了那美丽的赞美,为了那万恶的渊源,为了诗人心中千万个纠结和深沉的思考,为了Charles Baudelaire 《月之愁》的美,同时也为了《恶之花》的罪恶。 

   

    “孤独”里,诗人以一种缓缓的语气似自言自语,似与自己的灵魂对话,即使与世界隔绝,诗人依然“以墨迹独立行走,放飞博大的思想,守候更深层的遐想”即使有人旁观、有人窥视、有人为你悲歌,而此时诗人的内心是丰盈的,他在“阵阵心跳中/赤裸地等候 那黑色/将光亮的白瓷打碎/变成无数声音的碎片,割开你昨夜涂满玫瑰的画布/体验死亡、察看你在生命暂时退下时/勃动的生机”他在以诗人的名义给“生命涂上最深最美的烙印,伴着阳光,让你纷飞或沉落于来来往往”。在这里,我读到了孤独中的美妙和思绪的飞翔,以及面对孤独的积极意义。

 

     “人 生” 经过孤独中的沉思和遐想,诗人的笔触落到了人生的主题,这是永恒之诗之意象之终极,诗人的心霍然开朗“死囚在牢狱中获得自由/猫头鹰最清楚/黎明意味着什么”诗人明白自己的使命;即使“爱与悲痛的海浪/将这肉体/卷至百般绝望的深渊”,但是“曾经的贫困/倒使生命闪烁出耀眼的光/那时,风从秋天的蔚蓝/…..如果对爱虔诚,/那灵魂则是/一袭黑衣的燕子/在大理石质地的温暖中/敲响游弋的春天! ”这些哲思之后的睿智诗语从诗人的心底呼出,落在了读者的心坎,“一切爱/老了,便不再需要馈赠/眼神、香水与快感”的这种淡然恬静的心语。

 

    “化石”“槐籽落地/秋天死去”,万物生灵所经历的一切,人的一生生命历经的一切都终像“槐籽落地/秋天死去”一样,在这里,诗人的心是平和的,是经历不断思索、探索、幸福与苦痛的折磨、纠结而得出的永恒的诗意意象,与其说这是自然的法则,不如说这是诗人灵魂之探幽的升华,全诗是诗人自然我与社会我的矛盾纠结与缠绕,在思索与探索过程中有着悲愤和深深的心灵苦痛,然而诗语是理智的,题记和最后一句集中体现了诗人的睿智和恬淡,诗文体现了诗人的执着和不悔,对人生,对一切,对诗。

 

2010-1-27


附:原作品

永恒之诗意象

文 / 黄沙

 

 当你和我消失在那帷幕之后

这世界呀还将延续很久很久

它并不理会我们的到来、别离

就像大海对潮汐裹挟的石头

                  ——题记(欧玛尔·哈亚姆)

 

           第一首   变 迁

 

成熟的季节我能做什么

飘落的枯黄之下

埋藏着多少腐败的人生

秋天,你划过眉头、划过枝叶

划过瓦蓝的高空、划向遥远

遗留下  突然衰老的爱恋和

万物

 

把这秋天比喻成最简洁的人生

缺少了鹰隼的目光

我就只剩一只耗子的三寸锐利

紧盯食物而不再掂量更沉重的忧伤

 

落叶覆盖万物的躯体

就让我

准确无误的化成一句诗语而死亡

永远没有意义的指向

那个永恒的意象

 

         第二首  女 人

 

再也没有比这更为干净的阳光

你还企图以窗帘阻挡她

用诗语梳理她

 

她噔噔噔地爬上高处

那个用沉默敲门的眼神

比手指更响亮

 

一切河水、一切岩石

都属于这女人

全部世界都要寄往她处

她是你挣不脱的天使

不幸的芬芳

 

无法拒绝、无法回避

她将在你永恒之诗中显现

爱是肉体的伤口

美与丑陋现在是同名词

竟然,比不上玉米与稻谷

闪烁金黄与白玉

忘怀世界糟糕透顶的实质

 

 

               第三首 性

 

“把这苍白的泪水捧在手掌上

好像乳白的石头的碎片,虹光闪亮

放进太阳看不见的心里”――

这是波德莱尔的《月之愁》

 

我能用多少赎金让你放弃

责任

我给你多少佣金

才能让你不看钟表

忘记时光

 

勇气的毒药,打开了再见之门

别离,成了色彩斑斓的果实

 

 

      第四首  孤 独

 

黑夜的顿号

将人与人分开

将彼此相近的人分开

将你与邻居分开

谁与你最近,谁还能分得

一个谓语或一个助词的角色

你沉重而轻盈地担负起

这最为随意的转折和停顿

你以墨迹,独立行走

你博大而孤单的徒留于白纸

守候更深层的遐想

 

他(黑夜)拿了件斗蓬

旁观者、窥视者?

他为你而唱悲歌

你却将最后的一件内衣

交在他的手中

变成哑语,丰富内心

 

所有人总会这样认为:

又一个清晨会如处女一样

在阵阵心跳中

赤裸地等候 那黑色

将光亮的白瓷打碎

变成无数声音的碎片,割开

你昨夜涂满玫瑰的画布

体验死亡、察看你在生命暂时退下时

勃动的生机

 

请让我为第一片阳光命名

我会以你的名义

给这些生命以最深的烙印

让你纷飞或沉落于

来来往往

 

      第五首  人 生

 

死囚在牢狱中获得自由

猫头鹰最清楚

黎明意味着什么

 

爱与悲痛的海浪

将这肉体

卷至百般绝望的深渊

曾经的贫困

倒使生命闪烁出耀眼的光

 

那时,风从秋天的蔚蓝

变成初冬的灰白,如果

对爱虔诚,那灵魂则是

一袭黑衣的燕子

在大理石质地的温暖中

敲响游弋的春天 

一切爱

老了,便不再需要馈赠

眼神、香水与快感

 

 

第六首   化 石

 

槐籽落地

秋天死去

 

 


高凡老师点评:

             诗与生命的轻与沉重          

                             作者:高凡

     黄沙被“网易第一写手”评为2009年冠军诗人,是实至名归。这个自称“最后先锋的诗人”,苦苦坚持着他的姿态和探求,在09年,没有辜负诗歌爱好者的期望,无论是诗歌创作、诗歌评论,还是在<<中国先锋诗人网>>的建设上,都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真正优秀的诗歌作品,是我们走进诗人精神世界的通道。

    下面我就黄沙的获奖作品<<永恒之诗意象>>,谈谈自己的感悟。

    引用 欧玛尔·哈亚姆(波斯诗人  1048-1122  ?)的诗句做题记,黄沙为全诗找到了突破口——矛盾和无奈,可见与不可见,永恒与短暂……这些大家熟悉的(黄沙身上独特的人文气息),带着轻轻哲学意味的诗句,将我们吸引进他的精神世界。

    真实的黄沙总是纠结在自信与怀疑之中,有时还不能自拔。那是因为追求诗与生命的永恒情结折磨着他--这个看似刚强,有时却非常脆弱的灵魂。他这组诗的第一首,基调也是如此:

    成熟的季节我能做什么/飘落的枯黄之下/埋藏着多少腐败的人生/秋天,你划过眉头、划过枝叶/划过瓦蓝的高空、划向遥远/遗留下  突然衰老的爱恋和/万物   

     对内心世界深刻无奈的淡淡的描绘,领起了全诗:

    把这秋天比喻成最简洁的人生/缺少了鹰隼的目光/我就只剩一只耗子的三寸锐利/紧盯食物而不再掂量更沉重的忧伤 

    这是诗人现实的生存状态。他既是写自己的抱负和不能实现前的卑微,也真实地代言了许许多多执着于诗性生活追求的“鹰隼”,在现实中又不得不象“紧盯食物”的“耗子”。如果说痛苦是因为我们选择了错误的话,那么,一个天赋较高、具有诗人气质和文人情怀的他,选择为诗而活着是错误的?

    杯具!

    这是时代的悲哀!诗人通过低调的演绎,发出了沉闷的呐喊!

    我们如果基本准确地理解了这样的精神实质,那么就为理解以后看似晦涩的表达扫清了障碍。

    接下来第二首和第三首,作者表面在写女人和性,其实不然。在我眼里,黄沙还是在与缪斯接近、对话,状态几乎有点偏执。

    黄沙的诗诠释孤独,是特色之一:黑夜的顿号/将人与人分开    这么一个新奇的意象,把我们领进一个孤独的诗的守望者的激动的情怀。

    黄沙的诗常以探究生命和人生为主题。第五首,他將全诗的抒情推向高潮。

    死囚在牢狱中获得自由/猫头鹰最清楚/黎明意味着什么

    爱与悲痛的海浪//将这肉体/卷至百般绝望的深渊/曾经的贫困/倒使生命闪烁出耀眼的光

    是啊!一个生活在纸醉金迷中的人,何以使生命因为诗歌而“闪烁出耀眼的光”!但是,诗人就只配与贫困、无人认可为伍?这个世界是不是不再需要艺术王冠上这颗最明亮高贵的宝石,而只需要娱乐至死?如果是这样,那好,让毁灭来得快些吧,省得这些最优秀的人需要忍受更多的煎熬!

    一切爱/老了,便不再需要馈赠/眼神、香水与快感

    整首诗,我只有读到这里百思不得其解。黄沙告诉我--“我已没有力气写下去了”。

    当一个人为了爱、为了爱着的诗、到了没有力气的时候,一切似乎都没有意义了……

    任何存在都将成为化石而永恒。黄沙在“没有力气”的情形下,没有忘掉完整全诗的创作。一句民谚:槐籽落地/秋天死去   结束全篇,令人扼腕沉痛之余,对诗歌、对诗人、对自己的人生有了更多的思考。

    <<永恒之诗意象>>这首诗黄沙刚写好的时候我曾粗看了一遍,在评论栏里提了个问题就走了。事隔很久我都没有印象。“网易第一写手”09年10月初,我作为评委为这篇作品打了唯一的满分,因为惊叹作者的思考和艺术表现力,又不知是谁写的(<<浪际天涯>>的评选规则),我就从一湄圈主的<<兰诗社>>,一直找到春水梨花圈主的<<心旅天空>>。作者原来却是我们<<中国先锋诗人网>>的圈主。这个笑话是我平时好酒记忆力极差的后果。当时因黄沙和西泠弋人两位一唱一和的言论,打消了我写这篇评论的冲动。

    我写东西全凭一时冲动。与其等“第一写手”的发起者流云世界来给我布置作业,我还不如早点下手。

    诗评仅仅代表个人看法,不当之处请读者谅解。

    黄沙,他的真名叫王澎。请大家记住这个苦吟诗人!

 

  评论这张
 
阅读(287)| 评论(2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