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最后的先锋

黄沙的诗——醉里挑灯犯贱

 
 
 

日志

 
 
关于我

一个牧人\思想的牧人\城市的奴隶\贴上的邮票\没有回执的青春\永远沉落于旅途中的信"--------王澎,七十年代中期出生于陕西彬县,笔名黄沙、漠北.九十年代初开始发表诗歌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布里格的——脸(诗/黄沙)  

2010-01-06 14:26:35|  分类: 域外译作改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布里格的——脸(诗/黄沙)

                      原作类别:(《布里格随笔》散文/小说)

                      原著作者:里尔克

                      参考译者:徐畅(冯至)

                      改编:黄沙

 

空旷的都市

无聊夺去了杜耶大街的脚步

发出噼噼啪啪的声响

那个女人,紧缩成一团

脸,深埋于双手中

是我让她受到了惊吓

她猛然起身、起得太快

以至于,脸

还留在双手里

 

我能看见。那张脸

躺在她手里,

我能看见它空洞的的形状。

我竭力控制,才能让自己只盯着

双手,而不去看那张

脸被撕下来的地方

 

我害怕看到,脸的背面。更害怕

看到,空白的、受伤的、没有脸的头颅

 

这里的人已经够多了,而脸还要更多

每个人都不止一张,或者,许多人戴着

同一张脸。 当然,更会将这张脸

用旧。

 

脸,脏了、布满皱纹

像旅行中的手套,变得松松垮垮

 

这是些节俭、平凡的人们

他们从不更换脸孔

“这张还很好、很不错嘛”!

他们说。

 

现在,最值得问的是:

既然他们有不止一张的脸,那他们

用其他的脸干什么呢?

——他们把它们收藏起来了。

孩子们将会使用这些脸

他们的狗,戴着这些脸出门

脸就是脸

为什么不呢

 

另外一些人,换脸的速度惊人

一张接一张,直到用完。

他们最初以为,这脸

取之不竭

可不到生命的一半就用到了最后一张

——这是个悲剧

他们,不习惯爱惜,脸

最后一张才一个星期

就破了,布满小洞

许多地方,薄如纸片,露出底子

这底子是“不是脸”

他们就戴着这张“不是脸”

到处转悠。

 

街道与布里格

——感到了恐惧

 

 注:原作中的街道在法国“巴黎”

                              

  评论这张
 
阅读(435)| 评论(5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