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最后的先锋

黄沙的诗——醉里挑灯犯贱

 
 
 

日志

 
 
关于我

一个牧人\思想的牧人\城市的奴隶\贴上的邮票\没有回执的青春\永远沉落于旅途中的信"--------王澎,七十年代中期出生于陕西彬县,笔名黄沙、漠北.九十年代初开始发表诗歌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引用】高 专 诗 六 首  

2010-12-27 12:18:0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春水梨花《[引用] 高 专 诗 六 首》
原文地址:[引用] 高 专&n    原文作者:春水梨花

                     雨敛黄昏

                           。高 专

 

雨敛黄昏

红日浮荡

 

我翻墙飞落公园

脚,重温着熟悉的曲弯

一步一步中,思想有了形状

拐弯处的道路左前方

模糊的色彩在低缓挪移

——左手拄着小木凳,右手拄另一只

一条腿悬空蜷曲着,另一条陪衬似地

点缀地面

雨后的圆通动物园空无一人

比平时更容易

他接近铁栏杆

他仰起了头

 

水滴哩哩啦啦

地上夕光摊摊又洼洼

 

透过栏杆——菱型矩型加圆型的空白

丹顶鹤鹭鸶白天鹅的脚杆

耸峙起座座雪峰般的圣境……

颤巍巍,他勉强支撑在山脚

仰起了看掉帽子的头颅

身后的一切已经忘乎所以

 

天使们

有的扇动翅膀来回奔跑

有的引颈高歌

有的斜瞟着淡淡的月芽

清漪上,有的梳理着或不再一动

而他——仅是栏杆脚下

一小团忽略的暗影

 

雨后的公园青翠阒然

公园与学校仅一墙之隔

照例,我翻墙独步这后花园

一步一蹙眉中,思想拱破了地平线

 

渐入佳境的耽溺中,此刻

他逃出来的街巷已被人群缝合

他磨蹭过的斑马线又人车纵横

他遍体的目光的铁钉正逐一脱落

不知多久又过去了,时光迷糊起来

什么东西触动,他醒来似地

拽了一下小背包

环顾四周

然后调动全身关节和肌肉

一条腿点拨大地,另一条与大地

保持着恰当距离

双手双桨似地

奋力向前划动

 

世界又醉酒似地全面起伏摇荡起来

但,或许天生摇荡起伏的

这个魔障世界

与他一次次翻覆的

对垒交锋后

在他胸中

已经

——静如水

  稳似山

 

 

2003年1月10日晚9点

 

 。高 专

 

正义路蜕下了

熙来攘往的烦嚣

废纸塑料袋和稀疏的人

被扫荡着

2003年1月10日晚九点,冻得

起鸡皮疙瘩的高楼里

麇集着温暖的一群幸福的另一群

还有正往里赶的另类

帝舵钟表店的广告牌下——

正义路转光华街的墙根脚,塑料布

铺开的塑料布上,一对老者,耄耋老者

突露着,与那些石头树桩完全一个模样

小褓被盖不严更捂不热僵直的腿,有一句

无一句,仿佛上床就寝前的夫妻——聊着

瞎子的她低头听,偶尔

应他一句

 

砭骨的风

掀动着塑料布的一角

除掉口缸,一旁睡去的

还有落定之尘埃

她向他倚靠过来……几多岁月幻变

他俩一路而来,他俩之间

时间也没有闹腾出名堂来

脉跳体温——与大地——相契合

峭寒的今夜,一直以来我们学习效仿

津津乐道的某些词语,因为

他俩而得以照亮或诠释

他俩的小补丁补缀了我们的漏洞百出

 

商店橱窗的灯一盏盏关灭

呵欠一朵又一朵,就要睡去了

相依相孵的他与她

 

戴眼镜,轻挽胳膊散步的另一对夫妻

停住,恭腰细问,放下硬币

之后没了踪影

板栗色头发的三位青年,随之也掷下了

最后的动听

 

茫茫长夜又将产下另一轮红日

明天及明天以后一长串的日子里

他俩的脚下,还将继续

遗忘和诞生

唯一不变的是——他仍然紧牵着她——瞎子的她

她闭目牵动着千山与万水

 

就在他脱帽搔头的瞬间

我瞥见,额中央至后脑已光秃

两厢歪歪斜斜立着些银丝

分明似庄稼地中央的那条黄土路

再向前,便是

——犬吠饮烟

鸡鸣梨树的村庄了

 

 

旗  子

 

。高 专

 

与之相悖的第二面旗子

高高随风飘扬

自从第一面旗诞生之时起

再后,怪状斑驳的旗子

鲜明地,插满了各大洲各大洋

 

轻飏中甩不掉狭隘

波澜般展开的神圣里

牙齿的星点隐约可见

威逼对峙同化签署的疲惫后

君子般相处

在旗杆与旗杆之间

缔结出的和平空地上

我们赶紧生活繁衍

大口呼吸没有硝烟的时光

 

一面旗子胸怀破裂

再也容不下另一面的尊容时

­战争——振振有词进行

但,却不可避免地荼毒了旗子下的生灵

 

旗子越多

天地越不安宁

 

面对

占据得满满当当的寄生群体

地球这个蛋,孤苦伶仃地

在苍茫宇宙中,也渴盼着翅膀的呵

 

 

       

 。高 专

 

那只口缸,刺眼又生根似地

摆放在光天化日之下

——掷!

——不掷?

拷问着,考题一样让你绕避不及

这是交汇东西贯通南北的双龙桥头

酒店汽车客运站火车站在桥右边

左边是人气蒸腾却乱糟糟的螺蛳湾市场

桥下缓缓冲动着清潋的盘龙江

车声人声人气尾汽鱼龙混杂之地

口缸低诉着不为了解的另一世界

照临他脊背和屁股的是红日

不管怎样,每天上班一样

掏出口缸准时跪伏在桥头

众多行道中的一行

根本不瞅你是哪路神怪,不停地叩头如捣蒜

装满了却永远空着的这只口缸

坠入其中淹得半死或摔得满身泥泞者

也许不全都是傻子

 

面对口缸空了的等待,拿定主义

别犹豫不决或干脆闪开

把塘口留给下一位纷至沓来者

寸土寸金之地,脚影密麻见杆

他只对懂得弯腰者示以兴趣或好感

他心悦于漫天纸币轻扬而下

他习惯了硬币哐啷啷落下的动听

(震撼声中,连灰尘都兴奋了起来)

让算盘珠子拨得噼噼叭叭的小肚鸡肠

统统见鬼去吧

 

蓝蓝的天上,有纸鸢在飞

他的脑海中,有手掌挥之不去

 

   等  车

               

 ·高 专

 

站牌下,赵钱孙李百家姓悉数拢来

—— 一支冰棒的造型完成了

时光之翎轻飏

美臀和短裙下的玉腿们

被目光宠爱地搀扶着,穿过

正义路的斑马线

候车者,有低头的、瞪眼顾盼的

有的为蛮横的自行车闪出了道

有的心擅自出走已很久

风度一致地,大家按捺住蹦跳的耐心

现身了,多年未曾谋面的大学女生

一度滑落唇印摔伤蚊子的脸

而今已无法熨烫

人堆里,扭头间我发现了

找寻多年的中学语文老师

他女儿正待字闺中

靠站的另几路公交车上,密匝匝的人

捂臭豆豉似地,不能动弹的目光下

是不自在的候车者

 

城市的车子仿昆虫,走一截

停一截,看见红灯就装死

等待,不约而同的等待

在等待的千差万别中

那些个落差摧动了发电机组

等待,但不是《等待戈多》或多戈

轰隆隆的长方型铁皮箱定会到来

那支冰棒也会自然化掉

破天荒抬起头

街边梧桐蹿至一定高度

主干旋即被砍或锯掉

余下的枝桠举着嶙峋的手

乞讨上苍似地

春天过后,它们翅膀的浓荫

孵蛋母鸡似地盖严实了整条街道

——逛街纳凉打盹看报纸……

多少次,甚至潜意识中

我们暗生感激——

感激树之茁壮及其遮天蔽日

今日方真相大白,惊呼上当

多少年了——并不存在的主干

就这样欺骗了一大群我这样的傻子

 

 

苦难,你好

 

  · 高 专

                       

绝然不同了

不安分的你,被苦难恶心地

喷吐出来

就像离开幸福不得不面对苦难的当初

禁不住,你频频回

鸟习惯被气流吹捧上蓝天

习惯荆棘的虫子在大理石上次次跌落

你已习惯苦难

 

苦难脱去了幸福的外衣,抹去了它肤浅的表情

深入根茎,你目睹了美丽艰难的上进

                       

不是在澡堂拍打水花来感受海之浩淼

不是在独木桥上丈量人生的无边

曾卷入苦难的你,被莫名的力量涌撞着

涡流上,不能自己地打着漩

苦难石头一样深情地将你往底处拽

断定你就此会安静下来

你却挣扎地把头浮出,一口气对你是如此重要

 

仰望小草,盎然小草抬起了比崔嵬更巍峨的头

不喊叫的这一群啊,头上是电闪雷劈的焰火

没有不同,炊烟清澈的气泡照样袅袅

 

茫然时光无岸

生命之火行将化作了青烟

已不畅谈理想,理想被现实捆绑着

在同一枝叶上奄奄待毙

死水的目光里已映带不出生机

你和失去知觉的梦在沉沉下堕

 

然而生活的另一面或另几面

又光芒似幻地,引逗着

诱惑着轻唤着,让你惊醒

于是强撑开眼,激励自己

支撑住,得支撑住呀

可怜地断气的那些,再多一个支点

也许不会落得如此下场

像奔向春天一样要奔向生活

尽管我们常常因扑空而昏厥在南墙根底

 

缚满石头沉沦的船

终于又浮出水面,披沐着霞光

扬帆——直——驱——前岸

 

啊,也不过是礁石的碎叶

暴风的爽气和消除征途孤寂的骤雨

 

汹涌着嚣张着

曾经纷纷纭纭不可一世的那些

先后溃败下来

仿佛你站起身,海水骤降至膝盖头

 

坦途塌陷成就了飞瀑

苦难喂养大的你

岁月之锅炒熘煎炸的你

看着这个世界,此时才有了味道

 

 

 

诗人高专创作的《雨敛黄昏》等六首诗歌,近日在中国作家协会中国作家杂志社举办的中国作家金秋笔会全国选拔赛中,从近万件作品中脱颖而出,荣获诗歌一等奖,并入编《中国作家创作书系·中国作家创作获奖作品集(2010卷)》。

笔会开幕式暨专家报告会、颁奖仪式在北京大学百年讲堂举行。中国作协有关领导,各大杂志主编,著名作家、诗人、评论家何建明、艾克拜尔·米吉提、杨匡满、冯敏等出席了开幕式。

有关专家认为,高专的诗具有活力、自由、独立、创新的快感及生活的深度与厚实度。其想象力、创造力,对生命的感受、对经验的改写、对知识系统的陌生化、对存在的觉悟,都是原在的、本质的、活生生而有体温的。这种被第三代诗歌作者代表们提倡了二十余年的“当下性”,“现场性”,在高专诗歌中得到了呼应于时代的发展,高专在这方面的探索,对当今诗坛有激浊扬清之功。(沈联)

邮编:650000      电话:0871-4180700    QQ: 1035728309@qq.com

地址:云南省昆明市环城西路609号云南人民出版社


 

   

 

                                                                          阿苹2010.  11.   12转载



  评论这张
 
阅读(141)|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