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最后的先锋

黄沙的诗——醉里挑灯犯贱

 
 
 

日志

 
 
关于我

一个牧人\思想的牧人\城市的奴隶\贴上的邮票\没有回执的青春\永远沉落于旅途中的信"--------王澎,七十年代中期出生于陕西彬县,笔名黄沙、漠北.九十年代初开始发表诗歌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心灵的朝觐(文/黄沙)  

2010-02-04 20:02:48|  分类: 文艺、诗歌理论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心灵的朝觐(文/黄沙)

                            ——画家李虹作品感怀

美术,意象的游移,不仅仅只是将现实之美、渴望之美与记忆之美固态化、永恒化的表达,更需要将这种固态与永恒做到一种延伸和传递,成为一种流动起来的情感。一幅成功的画作,必将会使与之相遇的人产生另一个层面上的遐想,从直观画面意象到内心世界的自然思考。这样,它就成为了一个中介,成为了原本互不牵涉的事物之间的桥梁与导体,也只有这样的作品才有可能称得上是真正艺术品。

美,无处不在。但并非所有的“美”都能让人感受得到。

我们发现和制造的“美”如果暂不能被大众所认识,那就只能等待,而它也就只是一种无效的美!在美术史中,我们读到的所有作品都似乎都是“美”的永恒有效性的沉淀。一个画家、艺术家怎样才能走入历史,我们自己说了不算,这是“那个站在暗处的人”的选择,当然还有更多更为复杂的因素!所以说,艺术家这个行当是个苦差当。抛开这些,就从艺术家本身来说,没有特点与个性的艺术家只能碌碌无为的终其一生,这种艺术行为最多也只能算作一种爱好而已,而特点过于鲜明的艺术家则又会因其对于美的认知缺乏“共性”而终生得不到认同,艺术是个累赘,艺术家的痴情在凡人眼中也无足轻重!就艺术本质技能而言,诗歌艺术借助于语言,电影艺术依靠情节视点,舞蹈凭借伎体表达,乐手基于音准质底与音乐技能……那么画作呢?

美术这种艺术它显于其它领域的艺术而成功是“共赏性”,所以这种“对于物性的直接表现性”的特点也成了一把双韧剑,“优”则步入经典、探到永恒;“平”则只能“赏心悦目” 、成为人们瞬息之乐的“由头” 。美术家们不仅难于此,而且还在于对于事物的“恰到好处”的度的追求,细节是他们的重中之重。多一点,繁琐;少一点,失真。重了些,丧雅,淡了些,轻浮。—— “一张画纸,百年人生。”这就是美术家最为沉痛的生命,也是艺术对于他们最为苛刻的要求。

水粉(彩)画的确又不同于中国传统水墨,技能要求更不能一意奉行先前国画大师们的心得与旨意。“神似而形不似”只能适合于写意作品,而水粉必须做到清晰、准确和通透,只有在此之上才有可能谈及画家的个性与风格!

读画,当然不只是用眼睛,而是用心灵,从一个意象到另一个意象的不断的游移,心灵的共振与联动,产生无限的遐想 ……

站立于画家李虹的作品之前,她如同丢在地上的一片明亮而干净的月光,你恨不得拾起来据为已有;她象久居寄旅突闻的一声乡音,你一下子收获猛然若归的温情;她似书箱里一本封尘的日志,你一眼就找到了曾经的过去、找到了相逢相知的童年伙伴……

我不敢站于毕加索的作品前太久,否则我自己将比那些抽象的线条更混乱,我也不能全身心的沉浸于莫奈的油彩世界,那种唯美会让我无所是从。达·芬其的《蒙拉丽萨》轻到了只拥有一个最普通的(永恒的)微笑;法国画家米勒的《拾麦穗的女人》带来的是伤感与沉重;阎立本的《步辇图》传达一个盛世的雍容与华贵;张择端的《清明上河图》彰显一个都市的热闹与繁华;张大千的山水唯磅礴就美;徐悲鸿、李可染,飘忽与中西方之间;陈丹青意在中西合璧的突破;罗中立的《父亲》也只表达了生活的沧桑……花鸟作品,皆闲人所为,我一个为生活所迫者,根本就没有此雅兴和心境去仔细揣摩和品味,还有更多的传世之作,我读不到我所想要获取的“亲近”感。——我不是一个画家,我只能以我的凡俗目光与审美自然而然的感受我能真正领会的所有的美的载体与传承。

画家们可以依“技法”来区分派别,但如果依照画作内容与题材来做划分的话则是十分愚蠢的!而作为一名读者,我们只认识一样,那就是美。

美不仅只是一个哲学概念。艺术品的时代性与社会性可以理解为:艺术家在当时对于美这种东西的的综合性审视,在艺术的背后,他们将目光毫不例外的指向了对于未来与梦幻延伸与传递。

李虹的画笔之下,各种人物或欢腾、或凝视、或叩问的姿态传递出一个时代所特有的生命的自信与坦然,画作表层的自然与无欲,却清晰的显示和闪烁出她作为一名画家对于人生和生命的关注与思考,那种深砌诉求的艺术魅力,深植于与其相遇过的所有人的心中,她打开了你的回忆之门,更让你不得不为之展开崭新的思索和联想。譬如她那《和平鸽》中的花布女孩!

泰戈尔在《吉檀迦利》中这样说道:“让他作为最初的光明和形象来呈现在我的眼前。让他的眼光成为我觉醒灵魂的最初欢跃。让我,自我的返回,成为向他立地的皈依。”但愿生活中原汁的美,都能成为艺术家最初的光明与形象,呈现于我们的眼前,让他们的艺术成为使用使我们灵魂觉醒的欢跃……这也许就是艺术家们坎坷而崇高的生命之路!

朝觐,原本就是一种神圣,但对于朝觐者来说,却还饱含着苦难与折磨,在前往圣殿的途中,他们是用身体做为步履的,而艺术家们的朝觐步履,却仅仅只有一颗心脏的长度。而且,也不是每一位朝觐者都会迈进圣殿的门槛……

也许有的人这样说:这个年代最需要的是“惊骇世俗”。可即使你的“惊骇世俗”立竿见影的吸引了众人的眼球,可等到人们“合上了嘴巴”之后,你又能怎样呢?过眼云烟而已,因此,最为细微的感动才是真正的感动,最不动声色的“给予”才是最能永恒的“给予”——细微改变世界。

无论是参加周庄艺术节观看国内各派新锐作品,还是在某些城市偶遇的名家画展,我都没有找到自己理想中的那种苍茫与孤独,也许我永远也找不到!但在水粉画家李虹这里,我的的确确的碰到了一种从自然中迸发的怀念与恬然,我虽不知她本人在中国画界的地位与重量,但她能让一个萍水相逢的人驻足等待和深思,能让她的世界传递给另一个世界……

德国人丢勒曾如此劝告同行——艺术确确实实潜伏于自然里,谁能把它从中剥离出来,谁就占有了它。愿画家李虹的艺术人生走得更远,愿她的艺术世界传递得更深……

 

                                                  2010-2-4

附画家李虹作品:

 心灵的朝觐(文/黄沙) - 黄 沙 - 王澎诗歌文学第二现场——渭北咸菜馆

2002年:《和平鸽》

 心灵的朝觐(文/黄沙) - 黄 沙 - 王澎诗歌文学第二现场——渭北咸菜馆

2009年:《老祖母---守望》

 心灵的朝觐(文/黄沙) - 黄 沙 - 王澎诗歌文学第二现场——渭北咸菜馆

2009年:《一个人的乐队》

  评论这张
 
阅读(374)| 评论(3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