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最后的先锋

黄沙的诗——醉里挑灯犯贱

 
 
 

日志

 
 
关于我

一个牧人\思想的牧人\城市的奴隶\贴上的邮票\没有回执的青春\永远沉落于旅途中的信"--------王澎,七十年代中期出生于陕西彬县,笔名黄沙、漠北.九十年代初开始发表诗歌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对于哲学表达的“两个极端”的观察(文/王澎)  

2010-03-02 11:51:10|  分类: 哲学思考和杂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对于哲学表达的“两个极端”的观察(文/王澎)

 什么是哲学家发展道路上的“两个极端”?我并不想从哲学的观点和概念上去做分析,这里我所要谈及的只是关于现实生活中的两位具有代表性的哲学家在哲学表达领域所走的两种道路而使得哲学成为两个截然不同极端,这就是赫拉克利特与康德。

赫拉克利特,为什么要记得他并研究他呢?一个生活在两千多年前的人,连生辰、事迹、一个人应有的一切都模糊不清,我们只能依靠后人的记叙才能走近他。再说了,两千多年前,留下的一些来自他方的记述还有多少值得可信的,哲学只能是片言支语,只是一道道命题式的隐喻,而不是亚里士多德那样的细致而体系化的长篇大论……我将自己推向了这个不应该去思考却无法不得不去追究与思考的哲学海滩。

赫拉克利特,一个大约生活在公元前500年前后(公元前540年——480)的“神秘主义者”,一生大部分时光生活在意大利南部。他出生在的爱菲斯城邦(伊奥尼亚地区)的贵族(王族)家庭里,传说他本来应该继承王位,但是他将王位让给了他的兄弟,自己跑到女神阿尔迪美斯庙附近隐居起来。

赫拉克利特生前曾经有过一部著作,后人总称为《论自然》。但这部著作却没有保存下来,我们现在看到的只是一些残篇,大概有130多个。然而这个资料的可信度却并不高。众所周知,在古希腊苏格拉底时期以及苏格拉底以前的哲学家那里,哲学都是以“辩论”的形式存在的,他们大都是些“述而不作”智者,哲学家们基本上没有个人“著书立说”的习惯,那怕有,也是弟子或后人这其而作的。再者,就赫拉克利特对待人生和社会形态的桀骜不驯的性格态度,他更不会以一部作品来固化自己的思想,从那些是“残篇”的来源我们就可清晰的探知,赫拉克利特的哲学,来自不同时期的后人、特别是反驳赫拉克利特哲学观点的那些著作中,比如柏拉图就经常性引用赫拉克利特的学说作为自己论证的“靶子”。就拿为了“求得名声而著书立言”这件事来说,赫拉克利特曾这样骂道:“应当把荷马从竞技场上逐出去,并且加以鞭笞。”

哲学在最初很长的一段时间中,一直都是以一种“隐语”与“隐喻”的形式存在的,简单的说,“隐喻”就是一种以物比物的修辞。为什么哲学会选择这样的方式而不会是其它形式?我们的解释只能是一种猜测:语言贫乏、哲学家各人喜好、找不到比此更好的表达……(没有必要在这一点上绕更大的圈子,我们关注的是哲学家的哲理表达方式。)

人自从来到这个世界上就会问:“我是什么,从哪里来,到哪里去?”简单,却是千古难题,无解,人们只是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的重复的问着自己!赫拉克利特也许就是最早回答这个问题的人。“战争对一切都是共同的,斗争就是正义,世间万物都是通过斗争而产生和灭亡的”。这也便是他对于人类来源的最直接的回答,我们不从译者和译文的准确度方面着手,而从赫拉克利特最为钟情的“辩证法”的角度将“战争”看做“斗争”来解释,一切将无可挑剔!“正如弓之与琴,对立的力量可以造成和谐。”他将世界看成一种对立、分歧的统一。

他认为灵魂越是优秀就越是对身体不满,于是他就说:“灵魂在地狱里嗅着……”在嗅什么呢?如同一只猎豹一样对于领地进行一轮又一轮的勘察,如同一只机敏的狐狸一样对于所到达的每一个地方作出一个适与不适的判断!其实,厌世是赫拉克利特一生的“诟病”,他比任何都清醒的看出了人生的悲剧——“时间是一个玩骰子的孩子,孩子掌握了王权”。

赫拉克利特在“隐喻”这个方面是古希腊哲学家群体中做得最好的一位,可以肯定的是,赫拉克利特将“隐喻” 的这种哲学表达方式推向了一个极端,至今仍然无人匹敌,依照后人的说法,他是“隐喻”之神!顺着他的“隐喻”思考,我们可以走进一个无比广阔的心灵天空。而康德的哲学呢,我们且不看他的思想,就语素构成机而言,如佛界隐藏“舍利”的迷宫,费尽周折,也往往是失去信心半途而废,即使剥开了层层包裹,打开了最后的那个“匣子”找到的那枚“舍利”,仔细端详后才发现,这还只是个概念,哲学的实质早已在我们打开一层层包裹的过程中遗失殆尽了……

也许这也是人类文化发展的一种必然。

时候到了,亚里士多德就钻在屋子里严肃而刻板地将前时代的所有伟大之哲人的如同散沙一样的思想分门别类的整理成一部庞大而严谨的学科。可哲学却并没如其所愿的那样真正取得立竿见影的效果,“希腊化世界”早已成为了过去,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这门“学科”也只能一直藏于书柜里。罗马人还不习惯于系统化、概念化的学习这门“智慧”,亚里士多德的名声还远远不及师傅柏拉图和师祖苏格拉底,罗马人虽不能新创什么哲学派别,但他们依然喜欢希腊时期的那些“辩论式”的哲学集会,有能力和有条件的年轻人学习哲学还可以去柏拉图的学院以及其它派别的哲学学校。犬儒学、斯多葛主义、伊壁鸠鲁派以及怀疑主义都要比亚里士多德哲学更具诱惑力和吸引力。在公元三世纪,有一位名叫普罗提诺的人主张“灵魂不朽的创造了一切(宇宙、物质世界)”。这一论段被后世人称之为“新柏拉图主义”,从此这种“唯心”主义便同基督哲学血肉一样凝合于一起统治了地球的西半部长达一千余年。幸而有回教和阿拉伯人的铁钎才撬开了亚里士多德的书柜,如获至宝的汲取其中的养料,但这已是亚里士多德死后近八百年的事了,更有幸的是那些基督教徒(阿奎那,主要作品《异教徒驳议辑要》)从回教徒手中发现了亚里士多德,便修正了被回教曲解的部分思想,这是亚里士多德真正影响的开始!

应该这样说,哲学的历史在人类发展的沙漠中走得太过清苦、太过蹒跚,在一个思想禁固、物质匮乏、生命赢弱的年月,哲学和一切科学一样,除了在曲解中再度曲解,甚至以谬论的方式而存在。直到亚里士多德死去的1400年之后,康德又一次将“哲学”系统而严谨的引上了这样一个前所未有的极致。

康德(1724—1804),一位深居简出、终身未娶、一辈子过着单调刻板的学者生活,直到去世也从未踏出过出生地半步的典型哲学家式的哲学家。一生著作颇丰,其中以的《纯粹理性批判》(1781年)、《实践理性批判》(1788年)和《判断力批判》(1790年)“三大批判”构成了他的伟大哲学体系。他的哲学内容可以用“浩如烟海”来形容,但我们年要说的只是他对于哲学表达方式发展上的负面影响。

不同的人对于哲学的思考会走向不同的层面,哲学走到康德这里,极端与极致的晦涩还是因为人类语言的贫乏?康德哲学对于当时以及今天的语言、词汇和修辞已构成了前所未有的挑战,体系化、概念性、学术性、理论性程度均已登峰造极、高山仰止——哲学成了真正意义上的苦难!也就是从此开始,赫拉克利特式的哲学和哲学家便无可厚非地被清扫出了哲学的舞台,哲学的隐喻成为了文学的一部分,庞大而厚实的论著、专业化的无法分清主谓宾的病句式的(无文化)论文开始统治哲学世界。康德的《纯粹理性批判》有数不清的“故一切综合判断之最高原理为一切对象从属‘可能的经验中所有直观杂多之综合统一之必然的条件’”这样的句式表达,难怪有人说:“我读康德的书用十个脚指都不够记下他一句话中的概念”! 站在这样的立场,康德就成了罪人、成了真正终结哲学“奔放”世界的罪人,道也难怪,他只能不安地、晦暗地在冰冷简陋的办公室里孤独一生!

不可否认,哲学在很长的一段历史时期一直包罗万象的,它代表着人类物质、精神与思维等一切知识成果,是科学的科学。在康德以前,许多被我们称之为哲学家的人,可能是一个智者、演讲家、科学家;可能是数学家、作家、诗人、神学家;甚至是位医生、江湖术士、行为艺术家……但到了康德以后的今天就完全的不同了,这不仅仅只是人类文明发展的结果!哲学世界应该存在一个更深切、更必然的问题,那就是表达方式的回归问题。

“哲学”一词出自于毕达各拉斯之口,希腊文在翻译成各种语种文字的时候,理解上的偏差也应很大,“爱智慧”、“朋友与智慧”、“智慧之爱”……我们在不同的理解中可以找到无数个不同的概念,但它依然无法脱离“智慧”,我们权且将哲学只看作是智慧、一种与人类发展有益并友善的智慧而言,哲学就只成了一种思维的成果,无论在我们之前的哲学分支有多少、体系有多么的庞大,但哲学必须是对人类友善的一门学科,它必定指向我们的精神世界,让人们在生存的过程中找到“智慧”。生命存在,哲学就需存在。

科学曾证明与验证了的、是以错误而存在过的那些人都只能止步于被验证的那一刻,而有的人,科学至今仍无法验证,这些人无疑就是我们人类当中最为出色的那个分子,赫拉克利特就是这些“分子”当中最为突出的人、已创造神话的伟大的哲学家,特别是他的“永恒流变”之说,也许将真的成为永恒之真理!

遥想当年,古希腊人认为哲学就是一种智慧和一种智慧的生活,它能够将世人引入一个比现实更奔放的世界,那样,哲学就成了他们不可或缺的精神。而今天呢,哲学成了一门学问,宽博不足、精深有余,致使哲学本身与哲学家们都因负荷太重而很累、很无为,读哲学的人也失去了原有的热忱与兴致。站在这种角度,我可以这样理解并做出肯定,自从罗素那位“半个哲学家”之后,世界上便从此没有了真正的哲学家!

难道赫拉克利特就能富丽堂皇地快活一生?不,不可能,他悲观厌世,到晚年还回归山林、与鸟兽为伍,患水肿病而死,也就大概六十岁!康德死去时八十岁,遗体像木乃伊一般,他的家乡科尼斯堡的居民排着长队前来瞻仰和送别“他们这个城市的最伟大的儿子”。

 

 

 

                                                                     2010-2整理

 

  评论这张
 
阅读(473)| 评论(4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