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最后的先锋

黄沙的诗——醉里挑灯犯贱

 
 
 

日志

 
 
关于我

一个牧人\思想的牧人\城市的奴隶\贴上的邮票\没有回执的青春\永远沉落于旅途中的信"--------王澎,七十年代中期出生于陕西彬县,笔名黄沙、漠北.九十年代初开始发表诗歌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GACHA精选

关于一首古典主义的现代诗  

2010-09-09 11:18:48|  分类: 文艺、诗歌理论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关于一首古典主义的现代诗

                                                                   文/黄沙 

 是否能够唤起你对往事的追忆,能否使你一下子感觉到空间的宽广、辽阔,能不能纠起你惜物恋世的那种人文的情愫……这便是一首诗、那怕一句诗的魅力所在,也更是诗歌的功能与意义之所在,她与物质无关,她只关乎精神;她飘渺,但她无处不在……前些天,我在作“网易第一写手”评论时遇到了一首叫做《从此,隐姓埋名》的组诗,其中的古典意味很浓,在当下,甚为难得,其情也感人至深,故以杂评以记之。

全诗以元曲的叙事风格与方式贯篇,尾尾而谈,犹如邻人叙旧,又如红颜诉戚……曲终人散,悲绝七窍,不愿思生!……“总是这般光景——/独自,低头弄眉/窗外,举着灯笼的萤火虫好久不来//一棵树学会了行走,而另一棵也有暗香/却分明是月照了江的两岸/水,盈盈不语//不必待西风起,起身/如一枚落叶,悉数了/这人间三分春色,二分夏,一分秋/从此,隐姓埋名”。读来,一股清新雅致、别开生面的古典气味的爱情从此开始,“相思何等西风媒,月照两岸水不语,暗香悉数三分春,从此人间无事催。”就连我这一胸无点墨之人都禁不住要吟咏两句。

人生的一切都有一个美丽的开始,如果人若不能同相爱的人相守一生,那将是多么的可悲!

也许朋友会说:“以诗衬诗,将会使诗更加云雾不分。”那好,那就直接的面对这些诗意——佳人独坐窗前,黄昏已远去,他不来,连那萤火虫也不曾报个信儿。我何不如做一只此时开放的“桂花”树,把这暗伤淡淡地传递。奈何你我隔着江水,一个江东、一个江西。月光和那江水呀都含沙射影,有我的情但却合不了我的意愿,只是默然无语。等那西风吧,它来之时,我已在急切的苦闷中等待了岁余。唉!有一份思念活着,我这一生还有何求?就让我成为那枚无名的落叶与你在隐姓埋名中相望、相守一生……”我已无力再将诗人的诗意拓展,也许我这样自以为是的解读也恰巧是在亵渎作者以及读者对于此诗真正美妙的解读!

 第二首《向晚》是这样向我们走来的:怀抱了一路的惊喜/俏皮的风怎说得清来龙去脉//一个好开端,张开幽暗的眼眸/说:你也在这里呀/一朵,二朵的绿,三瓣,四瓣的花开//想起一个如茶的女子/她笑盈盈地走来,给我讲一个童话/身上的衣裙正是这般颜色//让我忘了是在昨天/忘了是在人间夕阳下——与其说是一对对白的情侣,不如说是一个女子对于相会不遇的一种想象——有意而为的“邂逅”,这其中意味是怎样的曼妙也已无需我来赘述,“一朵,二朵的绿,三瓣,四瓣的花开”、“身上的衣裙正是这般颜色”。初看是多余与轻率,但从第一首连绵而至,这则是最为合理的表达。

一曲《 问参商》,让人悲戚落泪,只要是一个对古汉语有阅历的人,只要看到参、商二字,就会有人生之痛。杜甫在《赠卫八处士》一诗的开头就一语道破 “人生不想见,动如参与商。(今夕复何夕,共此灯烛光。……)”唐肃宗乾元元年(公元758年),杜甫因上疏营救房琯获罪,被贬为华州(今陕西省华县)司功参军。此冬,杜甫回故(洛阳)省亲,次年春初返华州而途经蒲州(今陕西省蒲城)时偶遇隐居此地的少年知交卫八处士,当晚留宿于卫家,于烛灯之下以道好友重逢……那时恰安史之乱三年余,动荡、灾荒、疾病,亲朋好友很多已不地人世,他乡邂逅阔别二十多年的故人。杜甫之诗从分别写到聚乎,又再写即将分别,亦悲亦喜,悲喜交集,质朴、真切。每读之,仍友逢之绝章!别彼回来,回到此诗的抒情上来——“不眠,扯一段月光裹了心伤/裹了秋词的韵脚/却裹不住一墙青藤/裹不住一林寂寞相思虫//已临水把琴,已卷袖煮茶/莫非比道路还遥远,你久久不来/柴火里有水珠滴落/雾湿了楼台//茶凉了,琴声未央,下一曲呢/下一曲唱什么,蝉声已远/莫非问参商”。要说此节的典意,那只是借用杜甫对于“参”“商”一词的语意,用在了男女间的别离中,而作者在通过了众多的情景相融的描写后,在诗的最后一句却突然发力——“莫非问参商”,问什么样的的问题?是啊,你们为什么会此起彼落、此现彼没,永不相遇,难道我与他的命运也会如同你们……

人生总是从美好开始,但为了生命之花的美而徒然遭受不幸,无论这种“不幸”是人为还是自造,人生一场,总得演个轰轰烈烈、演得身心皆醉。

     一曲未了,一曲又始。这相思,直将月儿喊瘦……月儿还是那轮月儿。张若虚言:“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张九龄于《望月怀远》中如此慨诉:“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情人怨遥夜,竟夕起相思。”仙人李白又与月之“对影成三人”。李煜的《相见欢》 “无言独上西楼,月如钩,寂寞梧桐深院锁清秋。 //剪不断,理还乱,是离愁,别有一般滋味在心头。”直到苏东坡的“高处不胜寒”……呀!是谁竟然让这肥肥瘦瘦的月亮变做了人们相思病的病源与相思的寄托之物,又是何人何年何日能以月光传情达志期得美好佳缘?七夕之节,牛郎与织女也因鹊桥还能求得一会,而你我呢?“你喊一声,我仿佛/已不是我”(第五首《 我的名字里都是一些草木》)——“人比黄花瘦”、肠断骨碎……
    “来吧,我们牵手/一起给蝴蝶穿上嫁衣/给蒲公英上一堂音乐课/再修剪一下阳光下新栽的小诗行//天色正好,我们一起听风/一起修炼内心/一起画没有画完的未来/未来里的山水,山水里的云卷云舒//我们变成小人儿,一起飞/在耳边,你唤我如若,我唤你初见/一任花开成了溪/一任草绿了寂寞江南”。三节。白描了三个重要的生活场景,平淡却有意味。也许世人已将爱情写绝写酸了,致使爱情在现代人这里已成为一种“笑资”。前两节的意境我们见到过,很多、很世俗,但最后一节中的场面,却是诗化了的,是不一般的升华之篇。世人心中都有对于“化蝶”的敬仰,但“化蝶”的目的仅仅只是为了“爱”,梁祝可“化蝶”,那我们何不化为一对“纸人”或童话世界中的“小人儿”,或者还像亚当与夏娃一般回归只属于我们自己的“伊甸园”,我是你,你是我,我中有你,你中有我,生生世世,永消于爱。
    相思与想念,都只缘于那么一个身携你我相思的人,也许还是你我的单想思吧。最让人起敬的是那一句——“有时把自己插在小小的花瓶里”,这道出了多少女人处于思念之中的所有情愫,也成为了女人特有的一种表达,成为了千古绝唱!紧跟其后的那些语辞,倘若没有足够深厚的文化底蕴,又如何能找到堪比“秋阴不散霜飞晚,留得枯荷听雨声”(李商隐)的意象的铺陈。“夏天又要过去了,还有红绸,水袖和裙袂、隔山隔水,邮寄一个名字出去/一朵荷浮出水面 ”。
    “ 盈盈一水间,梦已照亮/所有的日子都绣上了一朵月光/好时光就在前(上)面”。记得唐朝最出色的女诗人薛涛在《牡丹》一诗中这样写道:“传情每向馨香得,不语还应彼此知。只欲栏边安枕席,夜深闲共说相思”。什么意思?传递浓香深情纵然无需言语但也是彼此相契相知的呀,现在我只想做的是在雕栏边安放一枕蒲席,在轻风如水的春夜柔声软语的细言低诉这道不尽的相思……“盈盈水梦”虽平常,但“绣上一朵月光”就则是超群和超越了。

其实,离思之题,在历代作品中已被写绝,唐诗、宋词中更是数之不尽,我们耳熟能详的佳句名篇也更是比比皆是,要找到一个好的角度、别样的表达,那恰巧是个难差!

作者最后一首是写给林黛玉的,这样收笔,我想作者的意图只是想最大程度上表明一个怀春之人在尘世中最终结局已不是柳永的“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而是“一寸相思一寸灰”的无望、绝望和悲愤的离去……在一次次阅读此诗的过程里,作为一个原本就悲观的人,无时不刻的一回回的闪出一个名字——李商隐。遥想百年之前的曹雪芹为世人塑造出的这个“林妹妹”的文学形象,就仿佛一个活脱脱的异性李商隐,郁郁不得志、悻悻不得爱……“高阁客竟去,小园花乱飞。参差连曲陌,迢递送斜晖。肠断未忍扫,眼穿仍欲稀。劳心向春尽,所得是沾衣。”意想那心灰意冷的葬花女子,人世间,即便强盗屠夫,那不生哀怜!“忽然间大病,忽然间无恙/把自己种在夜的宫殿”,人生之感慨,不尽于言外……也许作者心生怜悯而不想再制造一出生命的悲剧而说“终一梦”收场……

    当一个人处于怀春之时,那尽收眼底的必定只有“情丝”。春夏秋冬、朝朝暮暮,无处不触景生情、触目惊心,无时不睹物怀人、思绪翩翩。那白乐天笔下的贵妃与唐皇,春风桃李、秋雨梧桐、夕殿萤飞、灯孤灰冷,钟鼓迟迟、星河耿耿、瓦冷霜重、翡翠衾寒……就是换成放荡形骸、风流无边的杜牧,人间情缘也少不了“二十四桥明月夜,玉人何处教吹箫?”“日暮东风怨啼鸟,落花犹似坠楼人。”的惆怅、悲肃与凄叹……“古人常相思,留得丝尚温”,今人当思呀!
     散文可能会“造”出来,就象那些莫须有的填充了大量外史以及历史的边角料一样的游记或地方志书;小说大都是“造”出来的,也可能还存在着模仿,把一个毫不起劲的小故事如同吹气球一样吹到最大,不惜以吹爆的结果示人;但诗歌你能“造”出来吗?即便“造”了,也不过是些陈词滥调、前言不打后语、空洞乏力的废物而已!纵观整个《从此,隐姓埋名》这组诗,虽未能走出“歌云梦雨”的意境,但选材却颇为得当,构思也显得格外精巧,似一曲《春江花月夜》一般让人空灵的行走于诗情画意、深邃邈远的意境之中,清新、细腻、随景而吟,活泼鲜润,每一首、每一节,如工笔之作,细描淡涂、举重若轻、淡定自然。从上世纪九十年代启,中国诗虽葳蕤繁盛,但能给后人留下什么样的借鉴和可取之处呢?除了无意义更无益的混乱之外,别无它物,今人何不先复习古人的功课后再来谱歌写诗,告别那些无聊没趣的“生造”人生……

附全诗如下:

 

从此,隐姓埋名(组诗)

           作者:风荷

从此,隐姓埋名
总是这般光景——
独自,低头弄眉
窗外,举着灯笼的萤火虫好久不来
 
一棵树学会了行走,而另一棵也有暗香
却分明是月照了江的两岸
水,盈盈不语
 
不必待西风起,起身
如一枚落叶,悉数了
这人间三分春色,二分夏,一分秋
从此,隐姓埋名
 

向晚
怀抱了一路的惊喜
俏皮的风怎说得清来龙去脉
 
一个好开端,张开幽暗的眼眸
说:你也在这里呀
一朵,二朵的绿,三瓣,四瓣的花开
 
想起一个如茶的女子
她笑盈盈地走来,给我讲一个童话
身上的衣裙正是这般颜色
 
让我忘了是在昨天
忘了是在人间夕阳下——
 

问参商
不眠,扯一段月光裹了心伤
裹了秋词的韵脚
却裹不住一墙青藤
裹不住一林寂寞相思虫
 
已临水把琴,已卷袖煮茶
莫非比道路还遥远,你久久不来
柴火里有水珠滴落
雾湿了楼台
 
茶凉了,琴声未央,下一曲呢
下一曲唱什么,蝉声已远
莫非问参商

 

瘦月亮
葡萄熟透,只能放个两三天
石凳子还热,陈腐气息
一年堪比一年
 
相见不如怀念,你说
雨来得正是时候
牛郎织女,继续各自织布放牛吧
 
我翻开手机查看日历
今夕何夕,像钥匙
一枚瘦月亮紧紧捏在手中
 

我的名字里都是一些草木
生于尘埃
我的名字里都是一些草木
小小的身体里也是


云水在上,蝴蝶四月飞来
哦,也曾举起花盅
也曾用羸弱的肩头扛起一阵大风


今夜,我给自己披上月光的外衣
你喊一声,我仿佛
已不是我
 

来吧,一起
来吧,我们牵手
一起给蝴蝶穿上嫁衣
给蒲公英上一堂音乐课
再修剪一下阳光下新栽的小诗行


天色正好,我们一起听风
一起修炼内心
一起画没有画完的未来
未来里的山水,山水里的云卷云舒


我们变成小人儿,一起飞
在耳边,你唤我如若,我唤你初见
一任花开成了溪
一任草绿了寂寞江南

独自言说
雨水敲打静夜
不要笑我如此自恋,自爱


有时把自己插在小小的花瓶里
有时在窗口唱歌给自己听
有时紧握了一些词——

譬如宛如,譬如清扬,譬如安之若素


夏天又要过去了,还有红绸,水袖和裙袂
隔山隔水,邮寄一个名字出去
一朵荷浮出水面 

 

月光盈水
时刻握紧你
枕边这辽阔的夜,这自由的灵魂
这灵魂出口处的流水


从第一页进去,到最后一页出来
把窗子拍遍。其中一扇是林花谢了春红
一扇是荷开水面


盈盈一水间,梦已照亮
所有的日子都绣上了一朵月光
好时光就在前面
 

——致林妹妹
手捧金刚经
忽然间大病,忽然间无恙
把自己种在夜的宫殿


无关窗外的清风,明月和竹林
提笔写小字,泪凝于睫
千转百回,林花谢了春红


欲语还休,青丝,长袖别了西风
不信来世,信红楼
终一梦

 

  评论这张
 
阅读(585)| 评论(7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