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最后的先锋

黄沙的诗——醉里挑灯犯贱

 
 
 

日志

 
 
关于我

一个牧人\思想的牧人\城市的奴隶\贴上的邮票\没有回执的青春\永远沉落于旅途中的信"--------王澎,七十年代中期出生于陕西彬县,笔名黄沙、漠北.九十年代初开始发表诗歌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关于诗歌技艺的一两点切磋  

2011-03-23 09:10:04|  分类: 文艺、诗歌理论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关于诗歌技艺的一两点切磋

                                                                           ——《诗剖面》之二

一、关于诗歌世界的“真与假”

有人将诗歌划分为“哲理诗”与“抒情诗”,其实哲理与情感是一回事,二者均源于我们对事物的观察和体验,情感与哲理只是在具体哲学中才做为两个概念的。在写作过程中,它可完全等同,情与理并存时诗歌才会呈现出其文学魅力,没有情感来源的哲理是空洞而无力的,没有哲理的情感是肤浅而无趣的,二者缺一,都将不会被纳入诗歌和文学的范畴。为何会有此划分呢?这便涉及到了诗歌创作中的“真与假”的问题,假情以物时,理被藏了起来,这就是“抒情诗”;假理以物时,情感被忽略在外,这就是“哲理诗”。表面上的真未必是真,忽略的就未必是假,诗歌的真真假假,只有考察过诗中的体验时才会真实领略到。

下面我们以里尔克的《豹》为例,简要分析其诗歌的内涵与外延:

                                                   豹  

                                             ——在巴黎植物园

           它的目光被那走不完的铁栏
             缠得这般疲倦,什么也不能收留。
             它好像只有千条的铁栏杆,
             千条的铁栏后便没有宇宙。

 

           强韧的脚步迈着柔软的步容,
             步容在这极小的圈中旋转,
             仿佛力之舞围绕着一个中心,
             在中心一个伟大的意志昏眩。

 

           只有时眼帘无声地撩起。——
             于是有一幅图像浸入,
             通过四肢紧张的静寂——
             在心中化为乌有。

                                      ——源自绿原、冯至所编译的《里尔克全集》

此诗曾以“晦涩”而闻名于世,但细读却并非那么难以理解。

向来里尔克就是以一个哲学家的气质而著称的伟大诗人。从此作品的表面表达来看,作品是抒情的,是在阐述对巴黎动物园的这只被关在铁笼里的动物因失去自由而的无奈一种表达,自由成为心声,不绝于耳。从一只被关的“豹”中,诗人对于自身、人类触目惊心的生存状况感到悲哀,从而如同豹一样发出一阵阵“低吼”,但对在“低吼”过后又复归“眼帘无声地撩起”、“通过四肢紧张的静寂——在心中化为乌有”又充满了叹息、伤感。我们同时能够领略到的是人们在工业文明的浸淫和异化中的束缚感和压抑感。

“假我于豹”,才是此作的最成功哲学的角度。隐喻、象征是哲学和文学中最重要的表达方式,也是在文学中从情感转向哲理的最有效途径。此首诗是诗人精神矛盾的隐喻,在对客体的准确描绘中恰如其分地寄托了主体的精神实质与精神元素,表达出与现实世界的对立和矛盾,具有 “抽象的肉感”( 保尔·瓦雷里)。 此种人文精神对世界的深刻思考,其中的精神矛盾是形而上的,他在寻找人生和世界存在的意义!

“千条的铁栏后便没有宇宙。”“一个伟大的意志昏眩。”“在心中化为乌有。”就是该诗必须注意的三个哲理的诗旨。本首诗歌对于情感和哲理的处理,分别采用了软植入、强行着陆、抛于物后等三种不同的手法,软植入方面即就是“植人感于物感” ,铁栏中“豹”的形象是里尔克的形象,“豹”的情感就是里尔克的情感,“豹”的经验,也就是里尔克的经验。强行着陆指的是将哲学意图强加于思想感情之中,使诗句同哲学意味顺理成章、浑然一体,比如上面所讲的三句诗旨,缺,则了无韵味。“抛于物后”的手法功能是诗歌最后的升华,突破原有形象,超越事物本存情感,让作者的思想成为抽象观念,让读者在不同境况下发生不同的感慨!——这三种手法都是“假”的,但在诗外却本真存在,真真假假的诗意世界,能体验到的应都是“真”的。

 

二、关于“转承”以及“驴唇不对马嘴”

转(zhuan)承。转是指转换,承指的是承接,作用于诗歌上下句、前后节的表达功能和诗歌情感的延续方面。古人不仅有“炼字”的提法,更有“炼诗”的讲究,虽多用于旧诗,但现代诗也应讲究和遵循,这是文化使然,不应因不懂或创新而无视其存在。

诗歌作为文学体裁,同其它文体的共同性就是同样的具备时间、地点、人物、事件等等必备元素,只是在某些叙事与表达时将一些元素隐藏了起来罢了,读诗时未必都会逐一考察,但写作时作者必须考虑,从而使得诗歌的跳跃不至于成为一个断面,造成脱节,失去联系。

博尔赫斯的《雨》是众多朋友的至爱,我们就从陈东飙、陈子弘所译的这首诗中来读取作为经典诗歌语言“转承” 的自然程度:

              雨

突然间黄昏变得明亮

因为此刻正有细雨在落下

或曾经落下。下雨

无疑是在过去发生的一件事

 

谁听见雨落下 谁就回想起

那个时候 幸福的命运向他呈现了

一朵叫玫瑰的花

和它奇妙的 鲜红的色彩。

 

这蒙住了窗玻璃的细雨

必将在被遗弃的郊外

在某个不复存在的庭院里洗亮

 

架上的黑葡萄。潮湿的幕色

带给我一个声音 我渴望的声音

我的父亲回来了 他没有死去。

黄昏中突如其来的一场大雨,让人一下子沉浸在了怀旧之中,如一曲独自演奏的小提琴,悠扬而凝重,在细雨中飘荡……一切映入眼帘、走入回忆的事物,都亮出的微微伤感的光泽,直到一曲终了,令人无法停放的伤心、疼痛!

其诗的情感来源(叙事开始)发生一个大雨突来的黄昏,平常到了我们所有人都曾经历过的“雨中怀想”,一句“过去发生的一件事”承上启下,打开了一个更为广阔的空间。一场曾经的雨中邂逅或是曾经发生在雨中的一次次的拥爱入怀使得灰色的现在与可能苍白的人生从此充满了玫瑰色的暖流。第三节是整诗的情感过渡,“这蒙住了窗玻璃的细雨”中的“窗玻璃”已不知是过去的还是此时面前将雨与自己隔离的事物了,它只是一个让人从这个世界走入另一个世界的唯一通道,那没有时间性的“细雨”更是如此,自然而通畅地将我们引入“遗弃”、“不复存在”直到“黑葡萄”“父亲回来了”等等意象中。最后一节中的“暮色”从而又构成了最后的高潮情节介入的过渡。——百读不厌!

西语中的“十四行”诗并不是我们今天有些作者以十四句所凑成的十四行诗。这一首《雨》是“十四行”标准的“4433”形式,原有格式中的诗节有规定的韵律存在,只是改变语种时已无法完成从而丢失了。    

附林之木译文(浙江文艺出版社《博赫斯全集·诗歌卷(上)》):

                  雨
  
  苍茫暮色骤然变得澄明起来,
  因为潇潇细雨正在悄悄飘落,
  飘滴或者业已停息。雨落中天
  自古有之,这该是不需要怀疑。
  
  耳边那淅淅沥沥的回响歌吟
  必然唤起对美好季节的回忆,
  想到那名字叫做玫瑰的鲜花,
  还有那娇好艳丽色泽的旖旎。
  
  这雨水为窗上玻璃蒙起薄雾,
  而在那茫茫城郊的荒野里面,
  却给架上的黑葡萄注入活力。
  
  尽管庭院已经难觅。湿漉漉的
  黄昏送来了那期待中的呼唤,
  是归来的父亲,他并没有死去。
  评论这张
 
阅读(645)| 评论(7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