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最后的先锋

黄沙的诗——醉里挑灯犯贱

 
 
 

日志

 
 
关于我

一个牧人\思想的牧人\城市的奴隶\贴上的邮票\没有回执的青春\永远沉落于旅途中的信"--------王澎,七十年代中期出生于陕西彬县,笔名黄沙、漠北.九十年代初开始发表诗歌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很拉风的“二”  

2011-05-21 11:37:07|  分类: (散文随笔)《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很拉风的“二”

——关于我与杨镇瑜和杨镇瑜的那本叫做《半生狂》的书的一些不轻不重不咸不淡却又至关重要的往事

                                                     文/黄沙

很拉风的“二” - 黄 沙 - 王澎诗歌文学第二现场——渭北咸菜馆

 

这世界,无外乎是由两种人构成,一种就是自以为是一的一;另一种就是二,再明白点,就是自认为不一般的正常人与那些真正不正常的人。——不对呀,此话一出,就没了方向感,定会让棒子打得鼻青脸肿找不到东西南北,不过事实的确如此,一太多,今不足以让我黄某大论,就只想说说这二……这二中最二的典型莫过于《半生狂》与《半生狂》的作者杨镇瑜,二得不能再二、普天之下你找不到比他更“驴唇不对马嘴”的了,从封皮到内裤,乱得一塌胡涂、没了来由,他名之曰“混搭”!本人愚钝,也许在我们还没有成为博友的数十年前他就这样像一尊望夫石一样坚守着他的“处女地”,成了博友,常有意无意去戳他,但进门就是些“不搭调”古体与现代穿插的诗、 文言与白话“混搭” 的文,打油与格律并举,单纯的现代诗吧,不知是吝啬还是节俭,惜墨如金的就只是半句!神龙摆尾、云里雾里,对不起,俺闻不了这味,就只能多少次如一回的一笑而过了。当然,在N次之后,俺在云下也不能不湿身——感情这就是这位鸟人二哥的风格,只要你读了他的东东,你就不得不琢磨琢磨,只要你再读,那你不抓狂就得让眼泪鼻涕一起飞,就得让人和尚给你讲讲经说说道你就一俗人……蹦一句真理吧,其实这“混搭”一语并非杨镇瑜所造,但在文学的表达方式方面,这绝对是个独创,他单靠这两个字,就能坚定不移的或者已当仁不让地走进当代文学史了,要不然,那文学就只能是一泡屎,这其一也。

其二,那本叫《半生狂》的书是寄到老婆店铺里的,那邮差姑娘送到时我出了趟不远不近的门,在路上。领受完领导的任务挂机前的一句是:“云南的杨镇瑜给你寄了本书”。数天后回家,翻遍了书房就只找到一破信皮——“妮子(她的闺密)拿走了”。老天!别再让俺的瘦肚皮抽筋了!这年月,少妇小姑娘的除了整天鼓着腮帮子看镜子玩自拍这借书看的简直就是没了牙的尤物——我捂着脑门,满柜子的世界名著她们从没正眼过,拿了老杨的书回家放厕所里我可就对不住人二十年的血汗!大概近一个月之后,那妮子开着她的大奔来了:“这回就用不着你做才神的榜样了,你那才神朋友杨镇瑜的《半生狂》先让我再当几天的教材,补补课……”“补啥课,文化课、精神课……生理卫生课!”这就怪了,老杨写的是啥子书呀?但我瞄见她在说这话的时候,那大眼微眯的神态时一切便跟明镜似的。有人不用开宝马宾利、不用留长须烫红发、更不用挎劳力士、出入随从满街十里就最拉风。那网络误人呀,我们都只提着两只眼而去却不曾拎着心面对,还好,我和老杨有一面之缘!

这本叫《半生狂》的书终于在三个月后的今天回到我手中,那里面不仅仅已浸透了蹄香,还开满了红唇,那妮子让它传染了好几个鸭城鹅城的,要不是我说我看一眼就送给你,三年,未必能回来。

打开,刚刚读到广子的文章,就愈加悲哀了。他和杨镇瑜相识于1993年在北京的那场笔会。我想起来了,他们所参加的那个“狗屁会”我当年也收到了邀请函。那是我学生时代最疯狂的年月,写诗比上大学重要,此时已不稀得面向那些只给学生看的报刊而爬格子了,而是将整夜整夜的时光寄给了《诗歌报》、《星星》、《诗刊》以及一切不知是真是假的大赛。也许吧,除去在毕业时打包送给比咱低两级的小妹一二十个等级不一的“获奖证书”以外,这张“邀请函”在数十斤重的废纸中是规格最高的,但我还只是个高三的学生,全程自费要花去矿工老爸的三个月工资。那是幼小心灵中的又一幼小遗憾……今广子以为毕生之耻,而我则更憾——如果当年成行,我则与此二哥相识不会是2009年,此时此地,杨镇瑜已将诗当成了另一种利器——拒绝职场追求者的一面墙……其三也。

这时代,诗人已不是其必须构件了,尽管我还力所能及的在倡导说“年轻人可以不用写诗,但应该多多少少的读些诗”。读诗已经与时代背道而驰、那写诗的则更是被人和贫贱摁到了一起。2004年走出部队时我有个打算,从山东沿着黄河一直走到星宿海,然后新疆、西藏、最后再到青海从沱沱河顺江而下,扔纸笔,一生休矣……可没想到自己只是个俗人,不得大化,至今身陷炊米以求造化子嗣!也就是2009年的那次,我们一行三人到了昆明西山的寺院,老杨与诗人李艳琼先后往那大雄宝殿里那么虔诚一跪时就知他们与我这只会在殿外吞云吐雾、聆听经歌的人究竟是谁的心离诗更近!

老杨口口声声不谈诗、不从文,可他还是弄出这么一本《半生狂》来,昨天我到他的博上看到有太多的同仁、大家给这本书写了相当壮观的文章,便在他转发的一个叫“阿兰”的诗人的文下如实留了言,没想老杨这二哥回复的第一个字就是一个大得弄天的“靠”。他说只是玩,只是在如同大姑娘一样例行公事。可那里是这么回事,这些还是他的命,是他的儿子,要不,给你寄了三个月你都没看一眼那你不是找抽……

这二哥,不像他那数十万在政府工作的同行那样硬是凭借着人民赋予他们的阿权阿利来蹶起大腿后半部让那些早已眼馋的人流着口水去拍抚,总是那样的特立独行!虽是友,但从未问过他的政绩,好与不好与文学有什么干系呢?有朝一日,不管是在昆明也好、小小的许昌也好,或者是别的什么地方,还想听听他的倾诉,谁也不惹,静静地听一听他对下一任老婆的感悟,或者,听听他们俩、一家仨口甚至一家四口的心声,真诚的!

哈,哈——鸟人、二哥,这不可多得的二,记住,那把把你打扮得如同吕布李白一样的扇子是我黄沙送的,要是嫌弃,那就把这《半生狂》的作者给改了……对不起,正文还没看呢,别让它替代了《金瓶梅》成为下一部枕边书!

 

                                                                                                                       2011-5-21

 

  评论这张
 
阅读(510)|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