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最后的先锋

黄沙的诗——醉里挑灯犯贱

 
 
 

日志

 
 
关于我

一个牧人\思想的牧人\城市的奴隶\贴上的邮票\没有回执的青春\永远沉落于旅途中的信"--------王澎,七十年代中期出生于陕西彬县,笔名黄沙、漠北.九十年代初开始发表诗歌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青铜品诗 对话哑巴  

2012-11-23 16:30:15|  分类: 鼓励与批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对话“哑巴”

   [按]心灵中的悲是要隐忍还是要酣畅夸张地表达?生活里我们选择前者,文本一定要做到后者。《哑巴·狙击手》是悲剧的剧本,是哀叹的绝唱,她表达出了对于心灵本质的思索与观察,我做到了。知道了生命的悲就不会遭受那种悲,这就是一个文本想要给读者的理念和福音!在青铜的此篇鼓励之前要说的依旧如同刚刚读到之时:站在诗中的人就能站在灵魂里.

                                                                ——读黄沙诗集《哑巴·狙击手》

对话,人或事物间相互交流沟通的一种方式,不仅仅只局限在口头上,还有书面上,更有心灵上的神往互动。哑巴者,不能言也,黄沙的诗集自命为此,则预示着只能在心灵上的与之神往与交流。黄沙,一位从黄土高坡上走出来的风度学识均卓然不群的当代“新锐诗人”,是一个“面对一把从未出过鞘的刀/总是想着刀锋”的家伙!与之交往伊始,便有丝丝的不安与歉疚。

这种不安也恰如我当此和“新锐诗人”对话的举动,其忐忑难抑怎么都类似于孤身一人攀登珠峰,其人格与文学的灵魂和高度均让人顿生敬畏。因为“高处,一片汪洋。”歉疚也是发自内心的,去岁,被黄沙第三本诗集《哑巴.狙击手》所吸引,遂决定讨要一本(只付了工本费),没承想隔周就寄来了,且是两本,于是本能地觉得“亏欠”了黄沙先生许多,便就以此篇心得以还“礼数”,或许这种涂鸦根本就一文不值!然而,既便对黄沙先生有这样那样多的不安和歉疚,却没有妨碍我久久的专注与打量这个不能言语的“狙击手”。我可想,他的确如诗所言:“一个思想的牧人/斧砍世界所有回声/歌唱空白/只在梦的边缘/以词汇快乐……和那可怜的耶稣一样/被自己要拯救的人/钉在死亡支架上/并以紫袍和红袍/作以羞辱。”“死而复生,身怀绝技的烧陶人/一把温火/大片大片的油菜花/在我的遗言中/爱恨交织/碎成沙粒。”

或许,我们的臆测根本就不可靠,黄沙就是黄沙,他蓄满了诗歌的内心可能早已羽化成了“一袭黑衣的燕子/在大理石质地的温暖中/敲响游弋的春天/一切爱。……”

我并未亲见黄沙,只在诗中见到他横亘于内心里的那支火力强大的狙击步枪,透过这本十多万字的诗集,看到一个苦苦跋涉于现代诗歌道路上的“失语者”的背影,单薄而执拗,沉静而悠远。

其字里行间充满了诗意的真谛:我以最简单的方式活着/用以证明这个世界的变迁/我以每一次必须的倒置为呼吸/给这个世界一次最重要的哀求和终告……一粒沙,落下来/另一粒沙或心脏已悲成死水……这本就是一个生命纯粹的诗人,一个守望精神家园致死的哑巴,一个内心强大的狙击手,一个手持灵魂利器的重生者,他甚至悲观地认为:一个人的一生/只是一块青砖的历程。

这是一个怎样的时代啊,他无数次地说过“今天没了佛祖/酒肉是济世良药/你我都是病中人。”是啊,在这个时代这场正在上演的戏剧中,人和人相互挤压、倾轧、杀伐,爱情、亲情、友情尽可以用货币制衡,内心浮躁的生灵除了贪婪、欲望之外再也容不下一小片空白的清净!诗歌呢,诗人呢,那些当下匆忙写着分行文字的人还叫诗人吗?那些所谓的诗者,以诗歌为名、以文人为名招摇撞骗欺世盗名甚或作奸犯科糟贱了诗歌清白的阴暗小人,还能配称作人吗?

这个时刻,只有握住扳机的“哑巴”总是不停地拷问面前这个喧嚣的尘世, “谁会像一个诗人/坐在麦田中央,相信一次/分娩中的飞翔。”

或许,只有他旧举枪四顾,找寻诗歌的内核。

或许,只有他静自如,虔诚地擦拭灵魂的利剑。

或许,只有他着孤独的夜和思想,还在不停歇地刺杀。哪怕只是刺向虚空,哪怕没有回声,可他然要坚持,要让这种悲怆来撼动人心。

黄沙先生把自己雕刻成了一个哑巴,用其诗语而言即是“用愤怒和绝望/推开了窗子/她无意于用这伤心的躯体/砸碎尘世的灰玻璃/尘世只能是一枚摔扁的橘子/汁与内脏,溅得遍地。”一个哑巴,就是这样在无声的世界里狠命地挖掘出内心的痛,并把痛过的思索呈现给了我们。

尽管我们知道“天下最锋利的剑/来自于我们的想象/剑客们,只拿着竹木道具/认真地比划/铸剑人,一直绝望至死。”尽管我们知道人生的矛盾如同“生不逢时,你只是一只漂亮的锦狐之尾/生又逢时,你是一个王朝逝去之前/最亮的一颗晨星……”可我们仍觉得那些痛,就是他手中那支在黑夜依然闪出亮光的狙击步枪和枪口外旋转的膛线,把粹毒的子弹重重地准确地击中了我们早已是千疮百孔的不安之魂灵。

我们对这样一个诗意不在的时代的思考与不安是源自内心的……

由是,向《哑巴·狙击手》致敬。向这位从未谋面的黄沙先生致敬,真诚期待他的新诗集早日问世。

 

                                                    青铜 20121120日成稿

 

 黄沙:原名王澎,原籍陕西彬县。著有诗集《叩问心灵》、《面具》、《哑巴·狙击手》等。

 

  特别说明:文中诗均引自黄沙诗集《哑巴·狙击手》。

 

       

【转载】青铜品诗   对话哑巴 - 黄 沙 - 最后的先锋
  评论这张
 
阅读(210)|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