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最后的先锋

黄沙的诗——醉里挑灯犯贱

 
 
 

日志

 
 
关于我

一个牧人\思想的牧人\城市的奴隶\贴上的邮票\没有回执的青春\永远沉落于旅途中的信"--------王澎,七十年代中期出生于陕西彬县,笔名黄沙、漠北.九十年代初开始发表诗歌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且行且问——近月以来  

2012-11-08 11:51:21|  分类: 新作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且行且问——近月以来

                                                                              诗/黄沙

且行且问——近月以来 - 黄 沙 - 最后的先锋

 

发生了许多事,大事小事家事国事喜悦悲催样样少不了。有人天天不懈地将一只小岛搬入梦乡搬上餐桌。我成为病人,除去受罚的躯体,还有一只脆弱的自尊心,我要像神像上帝一样爱众生爱国土。我的理想主义如狗马之活的实践最终还是以悲剧收场。事事与我有关,事事与我无关。我,还是不是人?人类渺小的如同虫子,一个连谦逊与胆怯、粗犷与粗鄙都分不清的民族注定只能总被同情和关爱包裹。一切正好。我正被无数白衣美女的纤指侍拥。伟大的余则成。(能够在强压酷刑中视死如归。)伟大的李连英。(能够将忍痛割爱演奏至炉火纯青高山仰止的绝境。)他们,是一个病人的楷模与理想,是这个民族在同一种疼痛下的不同奇迹。

所有人都以种种不同的方式走向死亡,“众生”走了,便永世寂无,而有些则永生存在。

狗医生在给人看病,人在向猢狲问道。世界都在变,时时刻刻……哀家向往鲁达,瞬息坐化,绝不在痛与不幸中死皮赖脸的磨磨蹭蹭。这时候,我是长发中的秃子,是秃子中的长辫子,在从不生死相许中睥睨四海。未来有无限可能:可能是轮椅,可能是具象的床,可能会铺或者盖上一张白色的床单。天知道,以后还会有些什么?当下,钱可以买来一切。钱,妙不可言。我与人相约,是场冰舞。

 

  评论这张
 
阅读(138)|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