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最后的先锋

黄沙的诗——醉里挑灯犯贱

 
 
 

日志

 
 
关于我

一个牧人\思想的牧人\城市的奴隶\贴上的邮票\没有回执的青春\永远沉落于旅途中的信"--------王澎,七十年代中期出生于陕西彬县,笔名黄沙、漠北.九十年代初开始发表诗歌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引用】以真诚在诗的路上行进或者走过  

2012-02-21 19:03:32|  分类: 鼓励与批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按]这个世界,坦诚的人已不多了,而诗意恰巧就源自于我们人性的坦诚。我很早以前就说过:作为诗人的李艳琼(春水梨花)是一位真正内心斟满诗意的人。这样的人,值得与之相遇的所有人珍视,在此,更深切期盼她的下一部宏著……      

                                     以真诚在诗的路上行进或者走过

                                                       ——读黄沙诗集《哑巴·狙击手》

                                                            文/春水梨花                                                                                     

         伴着2012年春天的脚步,一本崭新的诗集——《哑巴.·狙击手》穿云破雾来到我眼前。地球人都知道,在当下,于一名痴迷的诗写者而言,一本诗集的出炉,必将经历一场梦想与现实的无助纠缠,精神与肉体的自我虐待,而最终以一场患得患失的临盆面见世人。用黄沙自己的话说就是:“千呼万唤、爹期娘盼的紧紧裤带腰带自个儿掏包包干了件既不惊天地更不泣鬼神的出力不得好的事......  "

       《哑巴 ·狙击手》是我好友黄沙先生的第三本诗集。翻开,没有抛砖引玉,也没有鬼绊神牵,穿过长达4页半的目录,直抵第一首诗《行进或者走过》:“群山埋葬夕阳/一切光明的哭泣与叹息/都将不辞而别、了无音讯//在疲惫面前/这是多么美好的一件事//我,满身是伤,站在原地/上了手术台/或者身体的某一部位已被打开/深入的虚度开始撕毁独享的黑暗//一根稻草的喜爱/一块石头的忍受/一个没有注解的生字下/一只只能隐喻与象征的黑暗/正是摆脱陈词滥调行进/或者路过的/纯粹内心”。读完,我被这一颗纯净而美好的诗心深深地感动了,这是一位对诗怀着无比崇敬和虔诚的诗人啊!

        读黄沙的诗,让我感动、引起心灵共鸣的是他诗中表现出来的那种,从表面看似对生活近乎于冷漠的理性思考,但实质上却是对事物热切关注而喷发出的一种不吐不为快的悲悯之情。是一种用理智点燃的浓浓诗情而营造出的独特的诗歌意境,它让我感受到黄沙诗歌所具有的个性魅力。如作品《悯桃》:“一颗桃子置于面前/一些粉质的颜色/把成熟与苍老清晰地分开/再一次捧起/她将被刀子烫伤、被牙齿碾碎/她活着,就只剩一些暧昧/兀自流淌...... // 桃花已经把桃枝从灿烂的高度/威逼到一个悲愤的处境/所以,你以摘去果实/摘去这沉甸甸的累赘为使命/让桃树才和杨柳一样平等的成为/一颗树的形象,安度余生,永保贞洁......”。诗人从一颗粉质的桃子,或一个如花的女子入手,引领你展开一场对生命的思考。读罢,你会被一种深深的无奈和幽幽的叹息所感染。

         读黄沙的诗,给我最深的印象,就是他善于把对人性的探究与对自然的触摸深刻融合在一起,从而更曾添了读者的亲历感。如他的作品《邻居女人》:“她用愤怒和绝望/推开了窗子/可她无意于用这伤心的躯体/砸碎尘世的灰玻璃/尘世只能是一枚率扁的橘子/汁与内脏,溅得遍地//......如果,只将她比喻成叶子/那太轻太单调了/她是果实,必须让生命成为果实/无论干瘪和饱满/她都曾是一种给予”。此时,一个“她”和一个“橘子”的价值和形态在读者的心里是何等的富有“质感”啊!

        黄沙的诗对意境的营造,多用隐喻与意象串联的手法。使深邃的思想和新奇的意象通过语言,整合一体,从而创造出一种既清新又深刻,既明朗又含蓄的诗歌境界。如作品《巴音郭勒河》:“巴音郭勒,一生没见过海的孩子/一个人孤单地路过德令哈/穿越戈壁草场//竭尽全力,孩子!/谁都会这样告诉你:/你有比海更高贵的天/你的岸——巴音格勒河岸/落叶如同金币......”。又如作品《白玉兰》:“那女子,突然地闪了出来/牧羊人身后,是女高音//一片辽阔的单纯与美丽/白玉兰,尘世的万般情愫/注定要怒放在没有伴奏的凄美之后......” 等等。同样的手法,在他的组诗《永恒之诗意象》里更有进一步的表达。

        黄沙一直以“最后的先锋”来命名自己。他说:“最后的先锋在缪斯的杂货铺曾经捡到一把步枪,在必然的潜伏中,我成了哑巴”。是的,黄沙的确是以一种沉默的方式潜伏在这片森林里,像一名狙击手一样“瞄准一切事物”。 他在不停的寻找、等待那个只属于他自己诗歌的“个性”目标出现。我想能够写出具有自己“个性”特征,又能被时代打上烙印的诗歌,这是每个诗人用其一生而潜心追求的境界。但这种“个性”并不单纯地存在于某种流派和某种风格中,也不独立地存在于东、西方的文化元素里。在这个文学多元的时代,诗坛曾经先后涌现出浪漫主义、现实主义、朦胧诗派、后现代主义等各种流派,他们各领风骚、争奇斗艳,这必然会影响到一部分诗人的创作,但无论何种风格流派对黄沙而言,都只不过是影响而已,绝无对诗人“个性”的羁绊,这是最为可贵的一点。我在读黄沙诗时,既读到了现实生活的流动,也读到了先锋元素的融入。

       黄沙是一个用“心”写诗,用真诚面对生活的诗人。回顾与黄沙在网易认识到曾经有幸两次面晤的经历:一次是在2009年,我因出差在郑州停留,时与河南诗人安子、黄沙,山东诗人雨中百合共进午餐,后有过将近五小时的交流。第二次是2010年,黄沙因事前往昆明,我作为东道主必尽地主之谊。在昆期间,我为他引见了著名作家存文学、邹昆凌老师,书法家向忠俊先生,并与同在网易的诗人杨镇瑜先生共叙军旅生涯,豪食云南的小米辣和老白干...... 往事历历在目!

         黄沙是个重情义的人,诗集出版第一时间就寄来托我分别给朋友们送去。一本用心血创作的诗集出版了,它如同一颗小小的宝石,必定会给中国诗坛这片浩瀚的星空曾添一点光亮。但比这诗集更加珍贵的则是诗人的真诚与坚韧,勇气与胆量,才华与智慧。在此衷心祝福黄沙,愿他带着生活的幸福,带着生命的珍贵,在这片诗的天空里翱翔得更高,抒写出更加精美的诗章。

        以真诚在诗的路上行进或者走过(原创读诗笔记) - 春水梨花 - 春水梨花

      黄沙与存文学、邹昆凌老师合影

 

                                                                                                  2012-2-18于昆明

        


  评论这张
 
阅读(452)| 评论(3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