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最后的先锋

黄沙的诗——醉里挑灯犯贱

 
 
 

日志

 
 
关于我

一个牧人\思想的牧人\城市的奴隶\贴上的邮票\没有回执的青春\永远沉落于旅途中的信"--------王澎,七十年代中期出生于陕西彬县,笔名黄沙、漠北.九十年代初开始发表诗歌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豳风·狼跋》考  

2017-08-11 17:42:38|  分类: 哲学思考和杂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豳风·狼跋》考

/王澎

《豳风·狼跋》考 - 黄 沙 - 最后的先锋

        狼跋其胡,载疐其尾。公孙硕肤,赤舄几几。

狼疐其尾,载跋其胡。公孙硕肤,德音不瑕?

其意可直译为:

狼向前踩到了下巴,后退被尾巴绊倒。贵人大腹便便,穿着弯勾红鞋。       

狼后退绊尾跌倒,向前踩到了下巴。贵人大腹便便,德行名望也不坏。             

 

诗短,且语有重叠,结构极简,比兴比兴,前前后后说了两句,完了。其意境如一幕哑剧表演,滑稽无词,动作完成便是谢幕;又如山间一老叟的歌唱,山静林空,一曲唱完,山崩地裂,一切皆无。

其诗创作年代久远,随文字语法的变迁而使后人无法准确体会其语境词理,故而也生出许多揣摩与臆想。从《毛诗序》到清代乃至现代学者,很多认定此诗所说的“公孙”即“周公”。诗以“狼”之“进退有难”,喻周公摄政“虽遭毁谤,然所以处之不失其常”。说到《毛诗序》必先谈到《诗大序》。《诗大序》为《诗经》的研究著作,秦灭亡后,汉代传授《诗经》有鲁、齐、韩、毛四家,其中毛诗是用先秦篆书记录,属古文经学,其他三家则是隶书书写,是今文学派。在当时,四家相互攻击,互争正统,直到汉末,毛诗兴起,其他三家失传。《毛诗序》包括大、小序,其记录了自《诗经》成书后的先秦、秦汉时期文人的对于《诗经》的注解批评及主张,也成为我国首部诗歌理论著作。

“虽遭毁谤,然所以处之不失其常。”是朱熹《诗集传》中之言,这样理解对不对?狼进退有难,公虽“硕肤”,但德行很棒!那么这首诗的作者是谁?周公,还是周公的秘书?赞歌也是文学的一种,但赤膊裸喙的舔拭也可成为一种艺术,那节操去哪儿了?

诗言志,志是什么?确切解读是指“情怀”。诗言志是说诗表达的是情怀,每个人的情怀有大有小,有高有浅,有宽有窄,情感,志向,抱负,都是其中的表达。《诗经》为孔子及孔子学人所编辑而成,孔子虽不知“太阳早晨大还是午后大”但还能区分一首诗歌能否记入一本集子且入那一部分!

  对于此首诗,现在能否准确直译都已是个问题,诗中的“赤舄几几”我们无从找到能够与之对应的解释。

“赤”,这里是指红色。古人对于“红色”有很高的“分辩率”,有赫、朱、丹、彤、绛等,但为何用“赤”而非别的呢?“赤”是会意字,本意“以火焚人,感天求雨”。甲骨文中的“赤”就是对这样一种仪式的状写,将人放在火上烧。火烧时则先烧掉的是衣服,所以“赤”便有了引申意“赤裸”,心脏的红同火烧人体所发出的红是一样的,这便与“心”结合而生出“忠心”等等词汇。“舄”为鞋。“赤舄”后面隐藏着的冰山可不可以也引申为“王孙们不知是踩踏着多少人的尸骨和肉体才换来今天。”

 “几几”一词,我已无能为力,查对《说文》《辞源》《辞海》以及《古文言文词典》均无贴切可照的解释。《毛诗序》中有注解为“绚貌”,朱熹《诗集传》中说“安重貌”,书海出版社于夯先生译注的2001版的《诗经》中译为“向上曲貌”。这种“向上曲貌”的解释应来源于《说文》中“几”的象形意,是一种可以手扶也可坐的几杖,类似于现在的一边高且上翘而面平的凳子。“几”在古文中好像有一个引申意:为小、不明显,不显眼的意思。另在陕西“豳”地方言中,“几”、“几几”也有小、不大方之意,但更多是指神态不自然、猥琐,用法多为后缀,如“小么几几” ,这种用法却同诗中一样。

那现在我们就可以再从头来分析一下这首诗,诗以“狼”为比,比附事理,指明事物。“狼”是什么?周人以“狼”为吉祥物为图周人同源于黄帝一族,而起于后稷,后稷为黄帝之玄孙,与商的祖先“契”为兄弟。后稷的母亲名叫姜嫄,为有邰氏之女,是帝喾之妃。姜姓为母系氏族,其图腾为羊。历史中有黄帝率六兽(熊、貔、罴、貅、貙、虎)之师讨伐炎帝一说,其意也可以理解为黄帝的部族以“熊” 为图腾,并率领其他五个图腾首领一起讨伐炎帝。在上古时期,有鸟图腾、牛马图腾、龙蛇图腾,但中华民族从未将“狼”作为图腾。

    对于从“狼”起笔,许多学者仍抱以“善”的揣度,譬据如《诗经》中部分比喻,《雅·都人士》“彼君之女,卷发如虿。” 以“虿”(蝎子)尾比喻妇女的卷发;《齐风·卢令》“卢重鋂,其人美且偲”,以猎犬的颈环喻比猎手虬髯和美貌——均为形容而无讥剌之意,所以说此诗以狼之进退形容公孙之态,亦非必含有憎恶、挖苦之意。这一观点能得到认同吗?风马牛不相及!《狼跋》以“狼”为故事情感的发端,为文之法,同一个简单的修辞能相提并论吗?中国古代,文化管制是中央集权的一个标志,文化人曾无数次被迫害,“说正话” 歌功颂德的曲意也许更多的是一种“友善”!

从而,不考前人如何读解,我们依照我们直观上的感受来阅读这首诗:

狼向前踩到了肥下巴,后退又被大尾巴绊倒。贵人大腹便便,异常肥美,自己都看不见的小尖脚穿着弯勾火红鞋子一摇一踱真美极了。       

肥狼后退绊尾跌倒了,向前又踩到了肥下巴。贵人肥美、大腹便便,德行名望没有一点点毛病?

        自古到今,人看人、低层人观察上层都一样的,看世界的眼光没变,看问题的着入点也是一样的,富足的生活,丰盛的食物才能造就出肥硕的躯体。狼,食我肉,饮我血,才长得如此肥笨,如此滑稽,这可恶的东西是我愿意世代以自己的肉体性命饲养的吗?它跋胡疐尾、做出一幅进退有难的样子给谁看?它难道不看看自己的德行,不问问自己凶残的本性和天性?

豳,为周之祖地,《说文》中记为周太王国。周族先人后稷生活于邰(今陕西武功县以西),到其曾孙公刘迁居于豳,一直到周文王的祖父时期才迁于岐。《大雅·公刘》一文中有“笃公刘,于豳斯馆”之句。故古豳为国,是以姬姓为主姜姓为贵而构成的奴隶王国,这豳之地从周人开始到周灭一直就是周的封地,并且还曾一度成为王城数十年。

从《豳风七月》中我们可深切了解农隶之苦,如果奴隶主肥美的现实也能成为农奴们肥美的现实,那就也肥美的幻想和渴望一次吧,做个老肥狼!

狼跋其胡,载疐其尾。狼疐其尾,载跋其胡。

 

 
《豳风·狼跋》考 - 黄 沙 - 最后的先锋
 

  

  评论这张
 
阅读(51)|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