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网易博客网站关停、迁移的公告:

将从2018年11月30日00:00起正式停止网易博客运营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最后的先锋

黄沙的诗——醉里挑灯犯贱

 
 
 

日志

 
 
关于我

一个牧人\思想的牧人\城市的奴隶\贴上的邮票\没有回执的青春\永远沉落于旅途中的信"--------王澎,七十年代中期出生于陕西彬县,笔名黄沙、漠北.九十年代初开始发表诗歌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在美洲,一直用汉语写作的诗人——蓝鸟许多和他的诗  

2018-06-02 09:12:54|  分类: 引用推荐网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美洲,一直用汉语写作的诗人 ——蓝鸟许多和他的诗

                                                                                     作者:千夫长在美洲,一直用汉语写作的诗人——蓝鸟许多和他的诗 - 黄 沙 - 最后的先锋

 
在美洲,一直用汉语写作的诗人——蓝鸟许多和他的诗 - 黄 沙 - 最后的先锋
 

         今年春节在洛杉矶期间,洛杉矶红马读书会的齐英武会长邀我去参加一个活动。我们驾车沿5号高速走了将近一个钟头,到了尔湾附近森林湖的一座湖畔大house里。里面是雕龙诗社组织的一个诗歌活动,大概聚集了二、三十位诗社成员。我观察了一下,年龄落差很大,从出生的年份八零后到有实际年龄的八零后。这期诗社活动的选题是听诗人蓝鸟许多先生讲波特莱尔的《恶之花》和象征主义。活动的过程,让我想起了陈丹青记述的木心先生在美国讲文学史的故事。

    讲座结束,我和蓝鸟兄在湖畔的草地上聊得投缘,聊得深切。夕阳晚照湖面,折射到手中的红酒杯上,很是诗情惬意。

    蓝鸟七十年代初就开始写诗,和当年白洋淀下乡的多多、根子等多有来往交际。在七二到七四年间,因为写诗涉及意识形态坐了两年监牢。

    于是,我在洛杉矶期间就开始了阅读蓝鸟先生的诗作。转发到手机里能够看到的诗,是作者中断了多年,2000年之后开始写的,大多都写于洛杉矶这个基督大地。蓝鸟的诗句语言干净利落,想象新颖奇丽,情绪曼妙迷人,已经很成熟地建立起了自己的文字秩序。

    昨天的那片云,不想走进六月/却又无奈五月的流逝/落在地上的绿叶/窥探五月和六月的对视/诗人这首季节的隐喻,是在写岁月。我推算了一下,写作这首诗时,诗人的年龄正是五十奔六十。河底埋葬着明清两代二十四位皇帝的故事/水面上漂浮着帝王之后的一篇又一篇散文/这是历史笔法。我们读史,明了有时一代王朝就是被不公允的文字给写散了。之后。每一个第二天/日上中天的时刻,男人便攀爬在高过摩天大厦的脚手架上/做一只牧羊犬,把大都市的云彩赶往养育他的山村/让汗水里流出的血,烧红农家女人的灶膛/寂寞的山村,升起了舞动的炊烟/发现诗人想家有时想得够狠。进城的人和移民美国的人,其实都是离开了家乡故土的人。寒冷在男人的肩头哆嗦/菜市场门口,女人的头发乱了/纷飞的发梢遮住了脸/秋寒还是来了,男人女人都很坚强,寒风却是软弱的了。快乐来自文化,而不是物质。……/今天,我做些什么/上午就去图书馆吧/下午整理自己的记忆仓库(2010年正月初一于北美)/看看诗人的生活,我们就知道诗人的诗是怎么得来的。大年初一,还去图书馆,还在写诗。女孩儿背着我的心事,等待明天的海滩和太阳/我把女孩儿古铜色的皮肤和字,写进读者的眼里/这回我们终于看清了诗人的写作状态。

    一直牢记母亲的话,雪花始终是我唯一的盼望/年年堆砌的雪人,也保持着如一的影子/那便是我的爱/爱雪人不爱寒冷,想念春天,春天来了雪人却化了。看到了诗人一直挣扎、纠缠、生活在精神相悖的逻辑里。我牵手弟弟妹妹/站在墙角、街口和路灯下/等过往的女人进入眼帘/再消失在视野。观察/谁像母亲/谁留一副齐耳的短发/谁是我的妈妈/……这是儿时暮色中盼母亲回家的一幕。/这首诗最揪心。父亲,你走了,/走了很多年/我的记忆里,已经搜寻不到你的那张脸/越是聚拢目光/你越像教室里的那块没有表情的黑板/很想触摸你的手/可是,每一次都像碰着了教鞭/记不得那年是几岁了/我开始用哭声敲击琴键,用屁股背诵诗篇/如今,曾经的疼痛,长成了/我诗歌的叶子和花瓣/这是我们至少两代人共同的经验和痛点。我觉得这样的作品才有资格进入教科书,成为孩子们应该会背诵的诗篇。

    读诗已知诗人的传承脉络是有迹可循的。李商隐、波特莱尔、李金发、戴望舒、闻一多、顾城。新时期诗人中,我一直喜欢顾城的诗。他的诗离童话近,离政治远。我们一直有一个期待,那就是一首詩有兩句惊人的意象,就是好詩了,如果每首詩都有美妙的句子,那就是好詩人了。按照这个标准,相信那首《又想起了父亲》可以传世。这在当今汉语写作有些乱污的时代,真是难得。现在某些诗人写诗已经缺少真诚了,沒有灵感(圣灵的感动),只用肉体戏精般表演的所谓诗人们都在纷争着建立自己的套路(不是风格)。曾经,一个云南诗人,来深圳住在我莲花北的家中。一天,他去拜访客居深圳的一位著名的东北诗人。回来,他困惑地对我说,那个著名诗人教导他每首詩必須写出兩句自己都不懂的句子。

    那天,在齐英武兄长的组织下,我们选择了Long Beach,在海湾的加州阳光里饮杯长谈,我们称之为长滩诗会。我和野秋兄回国后决定联手推荐蓝鸟先生,一位在美洲坚持用汉语写诗的诗人和他的诗。

 

 

  2018531

  于广州番禺珠江南岸码头书房

 

  评论这张
 
阅读(10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